如题,人麻了
而且越来越麻
在上铺一低头就能看见我的座位上堆得高高的。
上次说她,她头也不抬说,“这些是我的脏衣服,我一会儿洗。”
合着您的重点是只放一会儿而不是把自己东西扔人家那里啊(还是脏的)
最下面还垫着我自己的外套……
我不常坐那个位也不是你把它当自己领地的理由吧。
她一直就这习惯,别的方面也不太注意
说好听点是大大咧咧,说不好听……
以前委婉地向她说过这些,但是隔两天她就又那样了。
你还不能总是提,人家还觉得你斤斤计较,屁大点事都要逼逼(当然没真对着我说,表面还是比较和谐的)
这学期感觉升血压行为尤甚。
幸亏快毕业了
这给了我让这个小环境安静到结束的一丝丝勇气。
好吧就算还剩很久我也是不愿意就这么撕破脸的
也许是不敢,也许是老好人作风已经深入骨髓
(讲真真要撕破脸很多人包括她自己还会觉得是我小题大做)
今天晚上是秀米人,被推文掌控,所以一直加班加点到现在。
大家还是要早点睡觉的,除非有一些不可抗因素,比如学习、工作,但是只是因为玩手机看剧什么的,还是算了吧。身体第一。
昨天姐姐告诉我,妹妹工作的上司是自己的高中对象,也就是前任,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了。妹妹于是就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辞职,姐姐知道后就劝她说,反正没什么大不了,想辞职就辞职吧。然后就感慨世界好小啊。
听后,我也就跟姐姐讲了之前那事儿,结果没想到今天!我又看见他了,就在同一个位置,竟然真的被我给遇上了,好快啊,真的好神奇呀……昨天还在想自己怎么那么傻,这是太小概率的事件了。姐姐还发消息安慰我……果然这个世界真的好小,兜兜转转总会再次相遇。
然后我当时就很激动,马上给姐姐发消息,忽然也很感慨,以前手机不在身边,我都没法及时地记录,可能要事后,写手帐写日记。不过,也有坏处,就是对手机有依赖。
她对我遮掩了太多的人和事物,盖住我的眼睛。告诉我她会扇动翅膀,我大大的惊讶了。她愚蠢的照搬了太多,蹩脚的和我学着鸟叫,我就以为是天空的声音了。她狡猾地牵起我的手,让我抚摸着并且感觉,我就以为是世界的触感。
后来的一把火和时间的迁移,烧了这座森林里的洞穴。
我走进森林,来到更广阔的地方。她仓促逃离
到头来我不知道她是谁
我身体里流淌却着她的血
鸟扇动翅膀让我觉得那是从她那里习得,天空传来声音是她的呼唤,我触摸到任何事物都不能忘记她的肌肤。
我分明清楚她只是世界里的一员
但在记忆里她更清楚地成为了我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