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晚自习是班会。班会的主题是团日,有关红色革命。班主任有很认真的有准备班会流程,大部分流程都是同学来讲。
两个同学被安排讲革命英雄的生平故事,截取了觉醒年代的好几个片段播放,放完之后老师讲几句话,再随机找同学分享感悟。
我们班讲台上有一个箱子,里面是全班人的姓名小纸条。
老师安排了团支书和语文课代表上台讲红色故事,到分享感悟时,是直接在箱子里抽签。
好巧不巧的,抽的是木酒和木葬。
木酒上台多少带了张草稿纸,讲的挺好的,有点像写小作文。引用名言,然后拿同学的红色故事引出一些例子,最后是身为青少年该怎么做。
木葬就有点不想上去讲台讲话,但反抗无效。
目木葬什么也没带,在讲台上沉默了几秒,正色说:“我就随便讲几句啊。”
“问一个问题,自己在心里默念一遍再给出答案,答案不用告诉我。同样自己在心里默念一遍。”
“你真的会因为你是一个中国人而骄傲吗?”木葬说到骄傲的时候明显哽了一下。
大概过了十秒,木葬继续说:“我想所有人的答案都是会,我猜你们会想:这种问题也太没有意义了吧。”
“我并不能知道你们有没有很严肃的对待这个问题,可能从小到大,关于这些东西我们都看的太多了。人的卑劣性永远存在,不灌输爱党爱国,就无法培养家国情怀,给大家宣传爱党爱国,久而久之大家反而麻木。这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我爱祖国。好,说完了,没啥感觉。”
“你觉得你凭什么幸福?你所有的幸福都是数以万计的人的鲜血堆砌起来的。那些人,他们有不同的角色,不同的名字,只是因为他们有一个相同的身份——因为他们是中国人。所以他们义无反顾的守护脚下的这片土地,守护无反抗之力的人民,守护一个未知的未来——那是有关于我们的未来!你觉得我们凭什么去接受这份大爱?这些泣血的幸福和大爱,又有几人怀揣感激之心?”
木葬逐渐哽咽,眼睛里闪着泪光,摇摇欲坠。
麻了,我已经在哭了。
“你觉得我们有凭什么去接受他们所馈赠的一切?我们凭什么生来就在一个和平,一个富强的年代?我们又凭什么被各种法律条文所保护?凭什么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去展望,去奔赴,去拥有我们想要的未来?你觉得凭什么?我们只凭一个身份,因为我们生来就是中国人,因为我们现在脚下这块土地,它的名字叫中国!”
木葬已经哭了,边哭边讲。
“不要说爱,我们是不是,连最基础的感激之心都没有了?”木葬的声音突然软下来,胡乱拿手心擦眼泪,说道:“拥有的来之不易,要永远心怀感激。”
“爱国从来不是空话,也不需要空话,说空话不如不说。”木葬还在揩眼泪,把眼泪擦干净之后,又平复了几秒钟才开口。
“我,”木葬才开口就又破防,眼泪又流出来了,但是还是哽咽着慎重且坚定的说完:“骄傲,我是,中国人。”
麻了,情绪是可以感染人的,我们班已经有好多人在哭了,甚至木木子讲话的时候就听到了他们哭的声音。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木葬从讲台上拿了一张没用的纸遮着脸伴着无比热烈的掌声“狼狈逃离”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