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相互蔑视,又相互奉承。人们各自希望自己高于别人,又各自匍匐在别人面前。”——马克·奥勒留
或许高素质人口的社会,还要在很久很久以后的未来吧。
今天看了一个有关反对歧视的视频。
包括我,其实我们何尝不是在生活中不自知的歧视着他人呢。
对不起。我想向所有被我不自知着歧视的人说。我并不成熟,还没有稳固的世界观去看待我身边发生的一切。我也有一定的偏见。即使我已经决定我要接受我身边的一切。
对不起。这个对不起是说给Z的。
(看到这里的你,如果认为我讲这个故事的行为不太妥当(因为有透露他人隐私的嫌疑),请提醒我该怎么做。必要时候我会删除。以下的内容,大家看了就看了,不许猜测Z同学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个故事已经是三月份的时候了。很久远了。我尽量不透露别人的隐私。但是说的本身已经有透露了。就这么说吧。
我因为自己太容易被共情,为了我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本来Z一直把我当做情绪的输出口,后来我也对他关闭了窗口。
你们尽情的谴责我吧。但是你们也不会感受到,那个时候我每天都沉浸在不想活下去的负面情绪中。这种情绪持续了一个月。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就像我对不起Z一样。我也感受不到Z的感受。但我真的无法做到同时倾听Z的感受同时积极的生活。他人如果流泪,我也会跟着流泪。
我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他。我也很不喜欢这样的我自己。有时候他因为自己的原因不能及时交作业要扣分,我每次都不说什么,只会想着自己多加点分。但是否我的这个不说什么,也是一种冷暴力?是否我所谓的关怀,也是对于他的一种不尊重?或者说直接一点,是一种歧视?
但如果我不给予他我那些所谓的关怀,我能帮助他忽略自己的情绪,按时交作业,快乐的生活吗?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啊。我自己都时时沉浸在悲观中无法自拔。我尝试去倾听,可我不仅不能给他实质性的建议,还会同时引发我的悲观情绪。我似乎只能在小细节上做这些帮助他的事情。但我真的又好担心这些小事会让他觉得我是在歧视。我不想让他因为我更难过。
两个悲观的人,一边救赎,一边堕落。
我希望Z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倾听者,能快乐的生活下去。我希望Z能逐渐接纳自己的一切。Z什么也没错。我所看到的,出错出在的是别人身上(不是我们班的同学),Z,一点,也没有错。
我这样鼓励Z。我告诉他,错的是别人,不是你。除此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别的了。我告诉他他很聪明很可爱,世界很好,植物也很可爱。我们要一起为了这个美好的世界活下去。除此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救别人了。
两个月了。现在我和Z已经没什么太多的交往了。我和同组的一个成员有时候还会带着他一起打打诨,他也逐渐会笑了。虽然有时候他还是很难过。
我感觉到的,他正在逐渐变好。他变好了吗?我有些害怕,我不敢去问。
我该去问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