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到关于城府,简单记录一下。
之前小Y童鞋和我说到XJ时,很直接地透露过,说她的背景或许并不是我以为的那样简单,也提到她本人十分会讨人欢喜。
关于背景我直接忽略了,毕竟见过了BJ的背景,其他的也就没什么惊讶的了。可是对于XJ的城府,我想,或许是我想得过于简单了。
譬如,在食堂时,我看到她在盛汤处,非常自然地给隔壁财务丽丽拿了个碗,对方也没有表现出非常讶异的样子,说明平日里可能也时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在无关紧要处,对无关紧要的人释放善意,是人际中比较高级的一招(但为什么我不认为是自然善意的释放呢,这和我对其判定有关)。
譬如,曾经我不解,为什么当地人行的招标课题文章,XJ只挂了大主任的名、而没有捎带上小主任,并暗暗猜想这件事会不会让小主任心生芥蒂。事实证明并没有,相反,小主任对XJ的偏爱,甚至不惧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前两天XJ和小Y都转发了一条报社对某特色网点的整版报道,我刷票圈正好刷到(真的好巧不巧,一个月也不看几回),也都给他们点赞了,但是,小主任只给XJ点赞了——这某种程度上也证实了我的猜测,小主任的点赞与否,就是内心所向,才不是什么随机行为。以及之前我介意过的,他给我的上下游都点了赞唯独跳过了我,就是对我有意见,看来也并非只是个人臆想。不过如今我不是很在意了,彼此不交恶,维持表面的平和就可以了,毕竟我也没有什么有求于人的。
再譬如,原本我以为小主任偏爱XJ,主任对小Y会有所倾斜,随着小主任下支行、办公室工作重新调整,我才发现主任对XJ的偏爱不亚于当初对小Lmm的,如今给到XJ的资源以及杂务的剥离程度在实质上已经达到副主任级别了,加上他曾经自己说过的“如果培养秘书写材料,那就是想要提拔”,用心已经摆在台面上了(难怪小Y那么郁闷)。我不知道XJ是如何做到的,或许也是主任偏爱的类型吧。
但因为直觉的指引以及有限几次工作直接接触不同程度地被坑,甚至因其引发了当时我所在部门与办公室、我个人与两位主任之间的极其不快,我是无法放下对她的戒心的。同楼层的比较敏感的人也察觉到了她“不善”的本质,很多工作细节上也显示了她过度的利己主义(突然想到了《八角亭迷雾》中的玄珍,恃宠而骄,他人无限的爱和关怀铸就了其自私自利,而在旁人眼中只是小女孩的任性和烂漫,只有直接受其倾轧的人才看到了本质),但可惜,群众的眼睛未必是雪亮的,能够穿透种种表象看到本质的人并不多,那半年的持续冲突以及后来与小主任之间的两次比较激烈的冲突之后,我在老总劝解下选择了远离。如今一年半已过,我居然还可以在见面时友好地聊上两句——喏,可见XJ也比我以为的更有城府一些,她并没有因为对我的厌恶而对我不理不睬,毕竟“友好”的交流需要双方促进,但也许大家心里都很明白对方对自己的态度。
以前,我非常确定自己想回办公室,但如今,不是不想回,办公室的工作内容和专业条线氛围依然是我所爱,但如果是当前格局下,还真的不是我想回去的情况。毕竟,在主任眼中我不是什么好的形象,优先级也不高,过去比小Lmm低,如今也在XJ和小Y之后,隔着部门我可以视而不见,可将来如果在一个屋檐下,还真不知道如何自处。我敬仰他,可我知道自己并不是被偏爱的那一个,太累了,真的,无论是智商还是工作能力、阅历,他想要阻止我、设下禁入区真的太简单了,而比起物理打击,精神打击才是致命的。前一次能够走过来是上天眷顾,下一次未必还有那么好运,我依然敬仰他、也想跟随学习模仿,可我真的已经,不敢再靠近了。就让我远远看着,纵然损失了点学习效率,可比起全面崩塌,这点效率损失真的算不上什么,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