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吃完早饭后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先是端着一碗巍颤颤、热腾腾的豆浆找到了座。好不容易放下一抬头却看见同样动作,表情吃惊地写着“亲爱的你走好不好我们两个人呢”含义丰富的两张脸。先不说先来后到的顺序,为了不麻烦我也是鲜少掺合这种事的。
    悠悠长路、漫漫豆浆,当我跨越半个食堂的距离,这碗豆浆也莫名其妙地少了一半内容物。我一方面设想是有什么隐身的小精灵伸着舌头舔走了它(我此前丢得那30多块橡皮常以此理由聊表安慰),又忧心盘里那只金黄金黄的油饼变没变灢,我想着这事,一时间也没注意周围景色,只单单看到空座就插了进去。
     那位置大概是靠近窗户的一侧,不冷不热,还有雪团似的云朵可以看,右侧是两个吃饭的男生,左侧坐着四个姑娘,聊着天,一看就是大二刚上的孩子,以后她们就很难这么干了。我看着,带有一种学姐的做作惆怅感。有人陪是件幸运的事,但没有人也不可惜。
     我把书包放在自己旁边,从盘子里拿出豆浆给它,这就有了一种陪伴和非孤身一人的错觉。“早上好啊!绿色先生。”我在心里和这只荧光绿的书包打了个招呼,重新抓起筷子。嗷呜一口,油饼外皮依旧酥酥的,只是里面软了,鸡蛋像两个太阳,香肠咸淡都很适宜,邻座的目光也有够执著。
     美剧别对我说谎里有一句话,说惊讶的表情超过一秒还是几秒就不再真实了,那张着嘴超过一分钟和五次左右的回头实在是有些夸张了,三盘东西很多吗?一个油饼两个鸡蛋一盘香肠一碗豆浆很多吗?旁边的男生虽然只有一个包子一碗粥,但那只能证明他饭量小。
    你说,什么时候连吃饭这种私人的事也要拿出来议论了?
    那你议论过他人是非不?心里的声音冷冷道
    这倒是有一些,但很少。我特意强调
    《别对我说谎里》还说重复性补充是内心不自信的表现,你装什么大瓣蒜啊!
    诶诶诶,此话题就此揭过,让咱们吃饭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