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圆夜难得没下雨,本该是赏好时光,无奈我家没庆中秋,与老妈早早就各别会周公父子去也!
屈指一算,我好像有超过十年没庆这节日,应节的月饼倒是吃了不少,只因商家为了赚钱,老早就乱了时节,未过中元,就已大卖月饼了,难怪中秋节被译作Moon Cake Festival,真的只是为了卖月饼买月饼吃月饼。那些拜神及赏月用的菱角、小芋头,都好久没吃了,想来,还真怀念。
不过怀念归怀念,若要动手准备这些食物,还真嫌麻烦呢!而去亲朋好友家共庆,对这下班后就变虫的我,是最难为的事了──因为与周公子早早约了,也就没那精力应付其他事了。
吾友曾说过:“传统将断送在我们这一代手中。”
现在想想,此话不是预言,而是实际现况,再正确不过了。
由于我家没拜神,所以对中华一些节庆并不敏感,有时候过了才想起,真是对不起老祖宗的传统。某夜睡前突然想起小时候被嬷嬷逼着背熟的家乡童谣──那是关于一年十二月每月的节日以及人们该准备做的事:
(广东话念)
正月舞狮头
二月去放牛
三月拜山兼铲草
四月起龙头
五月龙舟在海斗
六月割禾磨铁头
七月盂兰煮莲藕
八月十五食芋头
九月放鸢随山走
十月收成一家饱
十一月做冬
十二月过年家家门口贴红钱,年果腊味家家有,炮仗乒乓又一年
没想到现还记得清清楚楚,一字不漏呢!
不过,还是那句话,记得归记得,因为懒,因为嫌麻烦,家裡的传统已渐渐断送在我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