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自己的存在,我如同芥川龙之介书中的河童那般悲观,但可以在90年代出生,多少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幸运了。
这个时代没有霸占小孩子头脑的电子产品,没有把所有课外时间都填得满满登登的补习班,它有的是香港电影最辉煌美好的时期,有的是尚未被时代淘汰的老式书店和最好的动画片。
我很难去描述这些动画对我的影响,他们是我想象力的启蒙,是我对美的第一次探索,他们用不同的世界塑造了我的世界,让我在混混沌沌的人世拼着一股劲去保持住自己的敏感,这种敏感比我的生命更加宝贵,只要它还存在我就依然能像小孩子一样哭泣和尖叫,为那些美丽的事物和艺术作品,而当我失去这种能力时,我就会做出那只没能出世的河童一样的选择,为这世间除去一只除了外表人形内里一片腐臭的烂肉。
如果你看到这还没有不明所以地关闭网页,那么说明你对这些傻瓜一样的牢骚还是有耐心的,所以现在让我们进入正题,今天,我想讲讲《长腿叔叔》这部动画和它底下的评论。
这部动画我想了解的人应该挺多的,毕竟原著本身就有不小的知名度。
整个故事的主题简单而浪漫,贫困的孤儿院少女茱迪受到好心人资助进入高中就读,作为回报需要每隔一段时间给好心人回一封汇报信,而在这一来一往中,少女与好心人的关系逐渐拉近,成就了一段有关爱与成长的故事,用电影来比喻的话,大概是孤儿院版《怦然心动》。观看动画的过程中,我脑海里反复回想起的两位女性角色分别是《绿山墙的安妮》里的安妮,和《怦然心动》里的朱莉·贝克,这三人都不是大众眼里的模范女孩,或者用句更得罪的人话来形容,这些姑娘因为不属于虚伪的成人世界所以格格不入,而有些人宁愿给她们贴上“傻白甜”的标签,也不愿意慢慢了解角色的内心和行为逻辑,甚至当他们说出这些宛如盘古开天辟地就扎根在那的“神圣评价”的时候,可能看了三集都不到。
我很好奇当下某种大行其道的评价体系,老式动画片也好,新出的现象级作品也好,底下的评论会让你特别好奇说这话的人脑袋是不是个单面输出体,而不是传统的圆形或者现实版本的沟回体。
人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这芦苇不应该随时间风化成岩石,而是越经风霜越柔韧,越厉世事越丰富,脚下不动,坚守底线,毕竟,如果明天的你和今天的你没有不同,那么活着有什么用呢?多长一条鱼尾纹吗?
争论和辩驳对文艺作品是有益的,因为只有批评和争论不断碰撞,内里的东西才能越辩越清晰。对于一部作品,有的人看骨,有的人摸肉,正因为视角有所不同,当各方观点汇聚在一起时,我们才能看清事物的全貌,从而既可以感受一部作品的美,也能理解它的缺憾。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有些人不要故意杠精。
看《长腿叔叔》时我真的特别服气某些弹幕,开头第一集孤儿院的孩子接受市民们的救济品,女主因为想法“不敬”而被弹幕反复diss不懂感恩,没礼貌。
行,咱们现在就撸起袖子好好battle、battle这个没礼貌。
不了解这类作品的诞生历史没关系,没看过类似的文学著作也无妨,但我不信你历史课全丢给体育老师,连文艺复兴和要求反复背诵的几本文学名著都不知道。
好的文学作品,它可以歌颂真善美,也可以阴郁灰暗,但它有一个不变的内核,那就是自由,自我的觉醒也好,灵魂的堕落也罢,纵观欧美文学史上知名的女性角色,从艾丝美拉达、郝思嘉、简爱、苔丝、娜拉到羊脂球,都非传统社会所期待的乖巧温顺、毫无道德瑕疵的女性形象,哪怕是最“正经女人”的苔丝,最后还是把她丈夫杀了,也许放现在看来可能不算什么大事,可若从当时的社会背景来考虑,苔丝最后的选择是具有颠覆性意义的,它撕裂了女性一贯的受害者形象,让原本被迫害的女性成为了加害者,哪怕最后的反抗仍然是绝望的反抗,可仍有振聋发聩的力量。这也是旧时代具有女性觉醒价值的文学作品中非常鲜明的一点,那就是反叛精神,在这一点上,人性大于理性,自由优于传统,而无论是严肃文学还是儿童文学,它们都在用一种或隐晦或直白的方式启蒙着当时代女性的灵魂,这里偏题一下,我强烈推荐大家读一读《伍尔夫读书笔记》,这位活跃于20世纪的女作家若是放到现在的时代,绝对是毒舌界的扛把子,其充满文化气息的讽刺真的是太优雅深刻了,我第一次发现有人骂人都骂得这么好听。
咳咳!转回正题。
前面说了这么多,主要想表达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尽管《长腿叔叔》是一部基调温暖向上的文学作品,但它不需要也绝不能塑造一个大众认同的礼貌懂事的乖乖女,如果真这样做了,那它和《淑女的一百条守则》这种垃圾有什么区别。
身为读者,你大可以不喜欢一本书,讨厌一个作者,但你若将自己的三观强加在某部作品上,可谓卑劣中的卑劣了。
前几天我和小伙伴谈论《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时候,谈到其中一个争论得很激烈的影评,其中支持的一方说了一句特别有意思的话,大致内容是同一个作品,我喜欢你不喜欢,那怎么能做到理性讨论,敢情理性讨论的前提是必须同时讨厌或喜欢某个事物,讲真,心理学上对这类行为有一个特别精炼的总结——从众,潜台词是不长脑子。
这种行为普遍而常见,按理说我是应该习惯的,可即使到了现在,我仍然记得弹幕飘过女主不知道感恩周围一片赞同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恶心。
“你们不也曾经是孩子吗?”
“你们从未觉得大人虚伪吗?”
“成功的标准就是当个好孩子吗?”
《小王子》里说:“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小孩,虽然,只有少数的人记得。”
你们还很年轻,皮肤依旧饱满,但为什么鲜嫩的心脏却开始流动充满铜锈的血呢?
莽撞要求成熟,善良嫌弃圣母,热情与热爱被埋葬,只有完美的大人才是最好的榜样。
这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就像在不知不觉中,我们都被长大打败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