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视线清晰,对上的是一双澄澈的眼睛。
不过周围静悄悄的,就算她小嘴巴叽里呱啦地动,它也什么都听不到。
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她眯起眼睛皱着眉头,小脑袋左动动右摆摆,终于是头上悬着的小灯泡随晃动满电亮起,她双掌一合,嘻嘻一笑。
视线中,她手中的画笔向它凑近、消失。
下一秒,柔和气流声就像悠谷中烟火一般,在它心底的天空绽开。
“你好啊~稻草人。”
第一次听见声音,迎上的是一声礼貌的招呼。
它愣愣地看着眼前微笑的女孩,消化着女孩给予它那份天真无邪的缤纷色彩。
“嘿咻!”
她晃晃悠悠地举起它,将它立起,立在田地上萌生的新芽间。
远山林间的鸟鸣,风拂万物的舒吟,潺潺流水的轻灵…自然地将它轻轻包裹,共同呼吸。
它回过神,看向小女孩。
她仰起头,瞅着稻草人。
目光相接,无法述说的躯体迫切着灵魂的共鸣。
突然,头顶的草帽被急风掀起,轻落在女孩的头上。她画上去的笑脸对着她露出会心的微笑,回应她的礼貌。
风清,云淡,雀欢鸣。
……………………………………………
春种刚刚结束,一切重新开始。
女孩总会在田地里跑来跑去,嬉笑帮忙。不时也会带很多书过来,倚靠它坐下。它的影子不大不小,刚好够她乘凉。
遗憾的是,它只有一个表情,无法做出任何动作…或许是世界的限制,且这副躯壳也不过是死物的集合,让它远远看去像个人罢了。
她倒不在乎这些,时常指着绿意日渐葱茏的远山,形态各异的浮云…这些生活中每天看来都相似,却又不同的细微变化,不停的说着其中的美好。
日子一天天过去,又是一日黎明。
今天来时,她的形象有一些变化。
整洁正式的白底绿领半截袖,浅绿色的裙摆顺到膝盖,平日里的披头散发也束成了干练的马尾,背后崭新的小书包和前胸抱着的小陶罐有些不搭。
“这个,放在你这里!”
一改平日的嬉笑,今天小女孩很是严肃。
从书包里掏出小铲子,她在它身下挖了个小坑,将罐子埋了下去。
“这可是我的宝物,一定要小心保管!”
将土填平,她站起身嘿嘿一笑,和平常无二。
“我要去上学啦,可能一阵子没法回来,可别忘了我哦!”
一阵疾风扶起落叶,掠过二者之间,将两片叶子轻放在两人的头顶。
她画上去的笑脸对着她露出会心的微笑,回应她的告别。
“别对着那个稻草人自言自语啦!出发啦!”
不远处一阵急切的呼声,打断了短暂的平静。
“略~来啦!”
她背过身,向声音的方向跑去。
没跑两步,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对啦,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呢。”
她别过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人的模样是会变的,但名字不会。”
风止,云静,鸟鸣熄。
她转过身,向她的稻草人呐喊。
“我叫邓昕,等我回来啊!”
太阳从地平线爬了上来,将稻草人温柔包裹,将它与她的距离拉的越来越长。
…………………………………………
太阳东升西落,田地中不乏往返的人影,会碰面,会经过,却未曾有过像小女孩那样,和它说过一句话的人。
春的清凉转夏的燥热需要时间去适应,也间接加快了人们出门在外的步伐…似乎一切都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快节奏中…
慢慢地,新芽的成长包围了稻草人。
慢慢地,金色的麦浪包围了稻草人。
临近傍晚,远山映红,鸟鸣南颂,霞云翻涌,传唱丰收的歌…这是稻草人守着宝物的第一个春去秋来。
干枯臂膀褴褛衣衫,一成不变的笑脸…好像时间都忘记了这里。
她忘了吗?应该没有吧。
风卷起红叶,轻放在稻草人的头顶…
和她埋宝物的土面上。
…………………………………………
炎热很快过去,稻草人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冬天。
丰收已过,收走麦子后的土地光秃秃的,有些落寞。
远处的炊烟较春夏秋更为明显,而她的稻草人已落满乌鸦。
冬夜伴着小雪,包裹了大地,为它染了头白发。
宝物被雪花盖住,更好的保护了起来。
天河月光格外明亮,将苍白大地上它的影子拉的老长…
什么,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
………………………………………
『我的稻草人,已落满乌鸦』
………………………………………
什么,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
天河月光格外昏沉,将苍白大地上她的足迹悉数覆盖…
伤痕被雪花安抚,似乎就不那么痛了。
冬夜里的大雪,掩埋了悲伤,为她锁住了感情。
世界的恶意较童年时更为直接,而她的稻草人已落满乌鸦。
云雾蔽空,收走星月的天幕空荡荡的,有些落寞。
寒冷终会过去,小女孩等待着自己的下一个春天。
………………………………………
挤过拥堵的人流,穿过破旧的老巷,攀着狭窄的阶梯,兜兜转转,总算回到了家门前。
邓昕拍了拍自己的脸,将愁容提成笑脸,短暂的深呼吸后,终于打开了回家的门。
“爸,妈,我回来啦!”
“呦!闺女回来啦?”父亲带着围裙拎个锅铲铲一个箭步从厨房冲了出来,熟练的张开臂膀,给了女儿一个大大的拥抱。
“哎呦…爸,慢点。”
“嘿嘿嘿…”
“胳膊那怎么了?”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二人身后,敏锐的发现了女儿刻意避开拥抱的手臂。
“下雪天路滑嘛,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事没事,今天放学晚我可饿坏啦,咱们快吃饭吧!”
虽有迟疑,母亲却也没再说什么,一家三口简单的洗过手后一块上了桌。
白米饭搭配白菜炒肉,带上一人一碗零一勺的西红柿鸡蛋汤,构成了温馨的美味。
“谢谢袁爷爷让我们吃得饱饭…”
很多同龄人对今天老师所讲的过去不以为然,但老师讲述时的那份动容,让她回忆起过去在老家的日子。
好想再回去看看呐,我的稻草人…你还好吗?
看到女儿小声嘀咕的内容,父母二人露出欣慰的微笑,之后默契的对视一眼,学着女儿的模样轻声道:“谢谢袁爷爷让我们吃得饱饭。”
………………………………………
和家人互道晚安,合上房门,拉上窗帘,打开台灯,房间就成了自己的小世界。
熟练的从床底抽出深处的药箱,处理好胳膊、大腿、腰部的淤紫后,邓昕来到了课桌前,从书堆的背后拿出一个小本本。
当笔尖点落在纸页上,她的僵硬的笑脸终于松开。
“我的稻草人,我仍愿相信世界一定是美好的…”
这句话写完,一大滴泪水…在“美好”二字上绽开。
………………………………………
【“啊,桌凳又被画上小乌龟了呢。”】
班级静悄悄的,静得觉得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啊,书本又都被扔进垃圾桶了呢。”】
班级静悄悄的,隐约能听到他们难忍的嗤笑。
【“啊,本上这么多去死真的好吓人呢。”】
班级静悄悄的,所有人漠视着无辜之人受刑。
………………………………………
起因,要从几周前说起。
“大家好,我,我叫纪馨。”
这天,班上来了一个新同学。个头矮矮的,是个混血儿。而当她向陌生的世界展现她的友好时,迎接她的,是同龄人的恶意。
“小豆芽,奇美拉!”几个人起哄,一帮人跟风,一群人无动于衷。起的外号慢慢传开,沦为了别人闲聊的笑点。
而她回应的方式,是淡淡的微笑,和…无私的帮助。
是的,无法拒绝他人对她的“依赖”,以为那是对方表达“善意”的方式。
几天不到,班上的脏活累活都甩给了她。
【“你弄的干净!老师都夸呐!帮帮忙嘛?”】
【“奇…纪姐,我今天放学有事,帮个忙呗!”】
【“黑板忘擦了能不能帮个小忙?”】
【“我请你吃糖!能不能帮…”】
她不抱怨,只是默默地承受着一切,不想辜负他人对她的“信任”。
【“哦,好!”】
【“嗯…行。”】
【“好,好吧…”】
【“我今天有……行。”】
放学后,邓昕总会最后再走。直到四下无人时,陪她一起把活干完再离开。
“谢谢…”几天下来,邓昕发现她就连口头表达谢意都是怯生生的。
“没事没事…话说,要不要试着,拒绝他们?”
她想试着,让她迈出第一步。
“诶…?我,我不行的…”
而她的反应,是本能的抗拒。
见小丫头油盐不进,小大人你邓昕姐姐决定采取强制措施。
“真正的朋友才不会让你干这么多活呢,世界那么美好~扔掉你的扫帚拖把,走走走!开溜~!”
纪馨也算是享受了一把迪士尼在逃公主的快感,不过…第二天那群没做值日放学甩锅的刺头,便收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召令书。
有过这一次的开头,纪馨终于学会了拒绝。
但这份友谊,却将她带入下一个深渊…
以仇报德的深渊。
………………………………………
【“桌凳又被写满奇美拉了啊。”】
班级静悄悄的,静得觉得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后背又被贴上小豆芽了啊。”】
班级静悄悄的,隐约能听到他们难忍的嗤笑。
【“本上这么多自己的红名字怎么…也擦不完呢。”】
班级静悄悄的,所有人漠视着善良之人受刑。
……………………………………
世界不应该像她说的那样是美好的吗…
明明我那么努力的想要融入你们…
请问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啊…
你们告诉我好吗…
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
【要这么对我?】
…………………………………
自那之后,纪馨再也没对邓昕说过一句话。
同窗无言,是最大的折磨。无论她怎么跟她互动,她都当她像个透明人一样。
几天后,纪馨请了病假。
她生病了,病入膏肓。
而当那份暴力,迁移到邓昕身上时,她真切的明白了那份对“世界那么美好”的期望有多么虚假。
她也病了,病入膏肓。
“我的稻草人…我错了吗?”花朵的根茎长出荆棘,强稳住也刺透了的满是碎痕的心。
值得纪念的温馨,等不到下一个黎明。
又一次站在家门前,又一次展现出稻草人脸上…
一成不变,她画上的微笑。
…………………………………
【我该怎么做?】
我错了…?
我错在哪里了…?
说出错在哪好吗…?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啊…?
请问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明明我只想让她不再闷声受气啊…?
世界不应该像书中所描绘那般美好吗…?
…………………………………
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小山包,是常人不会光顾的寂静之地,也是邓昕聊以自慰的秘密基地。
冬天昼短夜长,天黑的较早。放学后周围四下无人,她便坐在这直到天彻底暗下,街灯亮起,就像站在夜色之上看着星星在天河慢慢跳出。
那般舒适…那般美好,让她能继续坚持下去。
当城市的光芒颠倒了黑夜白天,她慢慢站起身…向背后的漆黑之地走去。
“呼…今天晚上是不是也有西红柿鸡蛋汤喝呢?”
庆幸的是,她还有爱她的父母。
本可以一如往常融入夜色中的她,却撞上了没有人性的屏障。
“小妹妹,能不能帮叔叔一个忙?”
不幸的是,她迎上了蓄谋已久的…
世界的恶意。
……………………………………
针,刺进单薄到不堪一触的善意气球。
伴随爆炸的声响开始的,无论怎么悲鸣都不会停止的折磨。肮脏的污秽攀上她的躯体,将她拽入浆底,令她近乎窒息。
玷污了她对美好的一切向往,否定了她所坚信的一切美好…弄塌了稻草人撑起的那片天空。
徒留血痕、淤痛和深入骨髓的…
绝望。
……………………………………
再一次视线清晰,对上的是一张会心的笑脸。
周围静悄悄的,就算她再怎么呼喊,它也什么都听不到。觉得有些奇怪,她对着它的头左瞅瞅右瞧瞧,才发现它没有耳朵。
于是,她拿起画笔,为它画上耳朵。
再一次听见声音,是自己对依依不舍的告别。
“再见了,稻草人。”
她晃晃悠悠地举起它,将它立起,立在田地上又一春萌生的新芽间。
她仰起头,瞅着稻草人。它低下头,看向小女孩。
阔别已久的温暖,将她小心地包裹,化做光芒消散。
画上的笑脸被低下的帽沿遮住,永远不会再有声音。
风啸,云阴,彻雷音。
天光劈下,将稻草人脚下的宝物炸的粉碎。
雷火,点燃了稻草人…风将烈火抛去田野,将一切焚烧殆尽。
积雨云,没留下一滴眼泪。
直到下一次美好出现。
【一些想说的话】
灵感来源:素媛案,N号房事件
COPY所作歌曲-我的稻草人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祝看到这句话的你每天开心。
写完这篇文时,我总会觉得有很多话要说…但又憋了回去。
就用鲁迅先生《热风》中的一句话结尾吧。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你好,稻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