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有了出去转转的兴致,我踏出了很久没出过的家门。
家离江边不是很远,以往这个时间人还有很多,吃完晚饭的人们出来消食或者遛狗,我站在江边的桥头上,对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场景回想着充满嬉笑和聊天声的过去,脑海里不知为何蹦出了几个字“世界遗忘我”
是不是只有我困在了那个吵闹的年代?
前面排队结账的人很多,推车里的东西大多都是满的,我车里的东西少的很,以至于结账的时候店员都要探头看看,疑惑地问问我
“这些吗?”
“就这些。”
我倒像是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怪人。
拎着一个近乎于空着的手提袋闲逛在大街上,路上开着的店很少,我远远看着,一家挂有大红灯笼的店铺格外引人注目,我站在无人的街道,摘下口罩呼了一口气,气息在寒冷的冬日里有了形状,大有直冲云霄的兆头。
就好像这家店铺给即将到来的新年带来了年味;就好像黑暗是黎明之前必要的经历
但黎明终将划破天际
我清晰的感受到一滴泪水划过面庞
为什么呢?
大概是我想念车水马龙,人潮汹涌和灯火通明。
人总不能止步于过去,不好的日子终会过去,美好的以后终会到来。
这大概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祝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