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某件事之后,某人说,"男人要保护女人。"然后举了一个例子,是一部苏联电影。这部电影的情节很简单,二战时,一位苏军女卫生员为了抢救伤员上了阵地,然后德军要生俘她。她最终幸运的逃了回来,但多位苏军战士为救她付出了生命。最后影片高潮,这位女卫生员的老公,也是同部队的另一位战士,见到自己的妻子后,抽了她一记耳光。
看起来很奇怪,这个某人,明明说"男人要保护女人",那么电影结尾又为什么会有"男人打了女人一耳光"的剧情呢?
再细想,某人说的是“男人要保护女人”,也不是说不能打一耳光。换句话说,男性不是不能殴打女性,但你要通过自己的某种牺牲,去“光明正大”的争得殴打的权力。没付出,还要去打,就该被谴责、鄙视和惩罚。那,要付出的是什么呢?“保护女性”就是重要的一种。请看,苏联电影里,若干男性战士为了保护女卫生员不被俘虏和蹂躏,连自己的生命都牺牲掉了。因此他们就获得了殴打这位被“保护”下来的女性的权力,并由其老公代为执行。说通了有没有?所以女性是一种财产,某人反对的,是“不劳而获”。
也许有人质疑,付出这么多人命,就为了打女卫生员一巴掌? 吃饱了没事干?
重点不是女卫生员本身,在于她代表了什么。
男权结构下里对女性贞操的占有有着格外重要的意义。男性强权和民族国家相结合的结果是,国家主权的最深层次,不在于占有钱、资源甚至领土,而在于代表全体男性占有全体女性。所以德军才要生俘/占有这位女卫生员,并对其实施集体性暴力:德国军人强暴了苏军女卫生员,就是从最深层次上强暴了苏联这个国家。
而苏联虽然看似和德国意识形态一极左一极右,但这一最深层次的性别权力结构观则完全一致,因此才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这件事情发生。为了这一点,这些牺牲才是值得的。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男性保护女性”,要保卫的是国家/民族尊严的最高含义:自己所在的民族国家代表自己对本国女性贞操的占有。至于这些女性的生命和尊严本身倒没那么重要。
信佛的人大多负于行。
有的曾受过苦,有的正在难以言说的痛苦之下,有的正在被似有似无咫尺远近的希望折磨。
在路上会遇到很多很多的苦,当苦难压得谁抬不起头,一整个头晕目眩,就得找个人倾诉,企图将肩上的包袱分下去。
倾诉对象有很多,父母、朋友、网络上的陌生人、soulmate。可当世界没了能懂自己的人,连父母都懒得理你,这80亿人的星球就荒凉成一部黑白默片。闭嘴成了铁律,说话辩驳是犯法。于是信些神啊佛啊,便成了出路。在端庄安宁的脸孔下喃喃说着没人听的梦想和愿望,也往往被这些梦想和愿望带着走了太远回不了头。其实这些索求有几分真实谁也说不清楚,只是拿着几柱香鞠躬,渴望模糊的庇佑。最后愿望成真,和来去的信男善女一起,含着一腔感恩低头还愿,头上是一抹亘古不变的慈悲的笑,似乎只有这一刻众生平等。若是没成功,只轻叹我佛慈悲先护佑苦难人。无非是为自己的人生找另外一个可以负责的角色,为太遥远的星辰找可以依托的星空。
说到底,谁都是生活的囚徒,谁都是生活的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