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好啊。
不管什么东西,活久了就妖了。
老人们不是总传,什么雷雨天了在粮仓劈死了几十斤的大耗子啦,劈倒了废屋在墙缝里扒出几米长的大蜈蚣啦,有蛇顺着雨水往上游,结果被劈成好几截啦。
这就是“劫”啊。
它们活的太久了,太久了。老天爷都瞧不下去了。就给它安排这一步劫难。
那你说有没有能度过这劫的呢?
诶,还真有。
但是总不能把念想全靠在这儿不是?
那就得想别的法子。想什么呢?化形。
你活的久了,太扎眼,老天爷就容易瞧见你。你化个形,诶,老天爷一眨么眼看不见你,也就没事了。
于是呀,这些活的太久太久的东西,忙活一辈子,盗上窃下,盖周天之妙就为得个囫囵身子。
得了就没事了吗?
当然不能。
他光提防着头上这道劫难了,哪儿还瞧得见自个儿是什么样的呢?
于是呀,就什么都不像。活的越久越不像。
那还有办法吗?
有。
活了不行,那就死了变呗。
大伙儿知道冬虫夏草吗?
嘿,那玩意儿珍贵。冬天虫子和草长在一块儿了,等到夏天,你也说不好,是虫子变成了草,还是草变成了虫子。
什么都像,什么都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