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礼仪?我想问的是礼仪的意义。
        有一回在家里吃饭,吃完了我撂下一句“请慢用”端起碗筷就走了,我妈冷着脸说:“没看见我吃完了吗,你在跟谁说呢?”
        暂且不评价她的言行,我说那句话是下意识的行为,按照她的说法,只是一个单纯的动作,没有什么客气的意思。
        是的,我没有。礼仪对我来说就是“如果不知道做什么,就照着做”的东西。见到陌生人不知道干什么,该叫阿姨叫阿姨,该叫爷爷叫爷爷;多人用餐中途离席不知道说什么,就说“某某某慢用”或者“大家慢用”;家里来客人了不知道怎么招待,就问喝茶还是喝水,然后去准备就完事儿。这就是我理解的礼仪,因为礼仪并不会告诉我怎么跟陌生的熟人聊天,我通常连个屁都憋不出来,所以我猜即使我给客人准备了茶水,他们也会觉得我很没礼貌。
        “xx都不怎么说话,是不是不喜欢我?”
        唉,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主要是我跟你不熟,我看着你脑子就是一片空白,没啥想问也没啥想说。但谁要是非逼我跟谁说话,我就不喜欢谁,可以了吧?
        什么是礼仪?我意识到这对我来说是这个东西,对别人来说可能是那个东西。我猜对我妈来说,就是一件必须做到的事情,例如别人帮了你你必须说谢谢,“不然别人会觉得你没礼貌/没家教”,她总是这般耳提面命(这里取字面意思,很形象)。
        什么事一上升到必须,我的逆反心理就忍不住冒头:真的吗?我不信。然后在心里噼里啪啦地举例论证我方观点,对反方观点进行一顿数落,并在面上应声“我知道了”。
        我在心里是这么说的:要是哪个人敢当面说我没家教,我就回ta不是家教的问题,是我这个人就烂,这总可以了吧?
        我说实话,其实我不理解所谓礼仪也好,礼貌也好,家教也好,那到底是个什么?我还有个理解就是我为了给某人面子而做出相应的暗号,比如有的人觉得领导敬酒你不喝是不给领导面子,有的人觉得初入职场的菜鸟不主动打招呼和帮忙干活就是不懂事,我理解的就是这些都是一回事——你得给别人捧着端着,同辈之间互捧,有辈分、阶级差距就小的捧老,低的捧高。
        瞎说的。反正明里一套暗里一套,像特工对暗号,对上了就是“我给你一个面子”,没对上就是“我不给你面子”。我仿佛在看聋哑人用手语交流,我看不懂,照着教科书上的跟人家对,有时候因为没反应过来还是延迟还是掉线了,我还没对上。
        刚才是不是该说谢谢来着?走到这么近可以打招呼了吧?我要不要回一句不用谢?走远了,算了。
        有时候为了少跟别人说一句“借过”,我可以一声不吭地从人跟人还是什么的缝隙里穿过。怎么会有人在狭窄的通道里还几个人并肩着走,没礼貌!(这里取“必须不给他人添麻烦”)
        我最常因为脑筋没转过来而没说出口的一句话是“谢谢”,别人为你做了什么必须说声谢谢,对吧?感谢对我来说,比起情绪,更多的是一种反射,还带延迟的那种(不懂感恩的家伙,这就是为什么你如此的不幸!)。
        我真的有认真思考过,我老那么不开心,是不是有我不懂得感恩的原因,然后我就开始想感恩是什么。如果这是一种感情或情绪,有没有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也没有什么懂不懂,因为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要说是一种反应,那就说的通了。别人帮助你,你可以选择A感谢,B默默接受,C不领情并拒绝,想要开心点通通选A就好了。展开来可以说很多,感受人间有真情真爱,意识到社会支持,以后可能会通过帮助其他人来实现自我价值,反正选A。
        问题在于,实际在概率上,帮助他人比被人帮助更让我开心。我有这么个想法,说出来可能大多数人都觉得离谱——我觉得助人者比被助者更需要帮助这个行为,通俗点说,就是当我是接受了帮助的人时,他们需要我胜过我需要他们。
        我也觉得很离谱,我经常不由自主地想,我不在乎我帮助了谁,只要我帮助这个人能显得我很善良就行了。离不离谱?
        以上是他人主动帮助自己的情况,如果是自己求来的帮助呢?四处苦求求来的帮助,要么是你摊上大事了,要么是人缘太差,那个肯帮你的人一般是有能力又善良的人。只是想象我也知道我会非常感激ta。
        这样好像又变成了“得到的永远不会珍惜”“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贵”“只有救命之恩才值得感激”的奇怪走向,跑题跑到没边了,因为这些是人类的劣根性,推出的结论会变成“如果没有性命之忧,人类就是不懂感恩的生物”,甚至有些情况里上一句的假设还要去掉。
        不是我烂,人类本来就烂,这样。
        我支持性恶论,人类毕竟还是动物,如果你要拿道德去约束人类并期待人类会自我约束,我认为在人类为自己设置的道德前,他们是邪恶的,但我由衷的希望相信性善论的人是对的。
        说回礼仪,论为什么让我知礼、讲礼、行礼就那么困难。
        因为,大人,时代变了。
        我觉得讲礼得是一个互相的事情才行。举例说明,当长辈对你催婚,嘚吧嘚吧嘚的,你说“别管我”,长辈可以觉得你特别没礼貌,你也可以觉得这位长辈没礼貌。
        这个“礼”,如果只约束小辈不约束长辈,只约束下属不约束领导,那没意思。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事情,我希望我在尊重他人的时候也被他人尊重。
        说白了很无聊,我感觉我不被尊重,闹小情绪了,不想尊重不尊重我的人。
        我是小辈,是下属,是食物链底端的屁民,但只要我是人,就有被尊重的需要。
        如果你想要我的尊重,就从尊重我开始。如果你希望我以礼相待,请先对我以礼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