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倒数第二节课,老师一到教室就说让我出去站着。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嘛,为什么让我出去站着,但我是个好孩子,很听老师的话,然后我就出去站着了。但是我的心里还是有点不安,因为在外面站着,一般都是同学犯了挺大的错误,才会到外面站着。我内心比一般人要敏感挺多的,我自己这么认为的。所以我从在外面开始,就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哪里犯了错误。但是我想来想去也就三件事情。
  我们学校是要自己去食堂抬饭上来吃的,刚好是我那一组负责抬饭嘛,我是第一个到食堂的,但是我不想抬那些重的,所以我就抬最轻的那个,嗯,当时我以为那是最轻的一个。然后我吃完饭后就先抬走了一个桶,是最轻的那个桶,毕竟谁想抬重的嘛。结果中午我在擦黑板(学校要弄新的黑板报,我要把之前的擦了。)的时候班长就说我,怎么没有抬饭,不是叫你抬餐盘吗?(我已经想不起来班长当时怎么说的了,不过意思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我当时很懵逼,没有人叫我去台餐盘呀,我思索了一下,从我一个人到食堂抬饭到我将空的桶抬回食堂之间好像除了组长叫我给其他同学打饭以外,好像就没有谁跟我说过话了。我记忆力非常非常不好,我忘记了当时班长是怎么跟我说话了,反正应该不是特别的好,因为当时我都被班长说哭了,但是因为我戴的眼镜,我哭的又比较含蓄,就没人知道嘛。之后班长就让我和一些没有写作业的同学抬一周的餐盘,餐盘是最重的一个东西。至少要两个同学抬,然后还得抬一段,停一段才能抬得动。我当即就更委屈了,但是我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毕竟很多同学都表示当时确实有人说叫我抬餐盘。
  上一个可以排除掉。嗯,我作业这周也是写完了的,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之前有几天没有写作业,还因此被踩了跨。这个应该也可以排除掉了,毕竟我已经受过罚了。
  最后一个是作业的问题,我是美术课代表。我昨天的时候在班委群里面发了几张图片问他们,你们觉得哪一种图片更适合我们班的同学?然后我就不记得了,反正他们说着说着就拐到了美术作业上面去,其实我都不记得他们是怎么拐到那上面去了,反正我好像也被他们绕晕了,然后也在说美术作业的事情。最后他们都去找了班长,然后班长都被他们给弄烦了,然后之后又在说我,说我没搞清楚,其实我觉得我是把事情说清楚的,美术作业原本应该是每天三个简笔画,一周15个简笔画。结果被班长说成了一周25个简笔画(还要把老师给拐晕了,让老师以为是25个简笔画。呵),每天五个简笔画。但是我最后也道了歉的。
  反正我站在外面挺长一段时间。一直在想我究竟哪里有问题,但是我一直都找不到我的问题在哪里。我站在外面很久,老师是一直都没有跟我说(她根本就是把我晾在外面,没管我。),我哪里有问题。我就一直处于焦虑,担心,害怕。这些情绪当中,然后最后最后我还自己给自己整哭了。听到老师在里面跟同学说一些事项,听到了好几次同学在那里鼓掌,然后有一次还隐隐听到老师说让什么踩跨?我当时更害怕小狗了,因为当时我处于那种心态当中,我就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然后听到老师这么说了,我就觉得她肯定又要踩我了。然后就觉得很害怕,然后哭的更厉害了。还是那句话,我哭的比较含蓄,哭的再厉害也只是眼泪多了而已。然后我站了整整一节课,站的腿都累了,酸了啊,老师才把我叫进来。
  (我觉得我可能是那种比较没心没肺的类型吧。毕竟我经历了这些伤心的事情,第二节课就全都忘干净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也挺好的。至少不用再记住这些伤心的事情了。就是之后想起胸口真的会非常非常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