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喜欢宗教元素呜呜呜呜,很容易能写出飞蛾扑火和纵情献身的悲情,很容易让我共情。
  刚刚受一篇文启发,是不是文学和音乐有比我以为的更多的共通之处,像回环往复又每节略有不同的卡农一样,像用不同的小段乐符组合出一段隐喻一样,文学也能如音乐一样超越真实世界的时间和空间束缚。
  具体来讲就是在跳跃式的情节叙述中不断加深和丰富某一描述(隐喻)的内涵。
  或者弱化时间空间对叙述的影响,或者直接弱化情节(使读者透过事情的发展看到的东西更少)。那小说不讲故事讲什么呢?讲故事最终是要传达一些情感思想的吧?那通过除情节外的手段传达就好了,比如描述某样东西,比如描述心理……唔,感觉难度挺大的。
  一直很喜欢卡农和乘着音乐的翅膀这些古典音乐,小夜曲的起源很浪漫,我想如果有谁在我的高塔下面弹着琴给我唱ta自己谱的曲子,我会忍不住往下面看的,就像《舞姬》里的情节,像《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里的情节。
  最喜欢的乐器是小提琴,优雅,音域宽广,古典的矜持美,抒情,可以是缠绵丝柔,也可以是金石相击。相比起钢琴这种打击乐更连贯不容易刺激我的神经。
  如果是中国乐器的话那应该是葫芦丝,箫,三弦比较让我喜欢吧。古筝过于干脆高傲,让我感觉没办法在这种音乐面前保持半梦半醒稀里糊涂的情绪。我相信不清醒时创造和感受到的美是和清醒时完全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