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死宅加社恐,在国庆等假期里一般是不会去旅行了。只是,在姐妹群里,除了我,大家都工作,又都未满一年,没有年假,想要过闺蜜之夜,只能选择在国庆这种人头涌涌的时间出行。
一开始,我们是想去日本的,做了一下午的计划,发现大家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最终放弃日本,投眼于国内——成都,一个我们说了很多年要一起去的地方。当然,这个决定也让我们的预算直接减了一个零,同时招致我爸的嘲笑。不过作为我的旅行资助者,他还是很支持地给了3000块。
由于各种原因,我们选择在10月3日离穗,10月6日返回。机票买的是往返程套票,因为是我选的,所以完美地满足了我一直想要乘四川航空的梦想。听说四川航空是国内航空中,飞机餐最好吃的一个,一个吃货的梦想,从来都不伟大。
去的时候,乘的就是川航,其中一个同伴几乎是踩着点到机场值机,体验不了最新的自助值机服务,却成功升舱。当我们在机尾吃着麻婆豆腐担担面(还不错吧,没想象中好吃)的时候,她竟然有四五碟东西,其中还有三文鱼!这让我们下定了决心,回程绝不提前值机了。
“到时候我们就看自助值机那里还有没有票,有的话就再等一下。”Lisa说如是。
我们是上午10:35的飞机,预定到达时间是12:55,而飞机却提前了三分钟到达,这是我记忆中第一次飞机提前到达。顿时心情大好!
因为值机的时间已经不算早了,我们托运的行李理所当然地很快就转出来了,这更加坚定了我们回程必须晚点到机场的决心。
成都,作为一个久负盛名的旅游城市,机场就连接着地铁十号线,很是方便,只不过,这里竟然不支持手机扫码入闸,让人略感失望,特别是在这种全民出动的时期,这就意味着,我们接下来四天的出行,都将要重返几年前的排队买票生涯。
不过幸好,我们订的民宿并不在热门景点附近,就在十号线转三号线后的第二个站,算是城市比较外围的地方。我们住在一个小区里,小区离地铁站和大马路只有两三分钟的步程,总体来说相当方便。房间充满了宜家家居的产品,挺小清新,也很舒适。
放下行李,休息充分后,已经接近四点了,三位女士为了晚上的酒吧之行做着“奇迹暖暖”和“对镜贴花黄”的准备,而直男如我,只是收拾了一下行李,把束起的上衣拉出来又塞回去,最后的最后,让Lee帮我画了一下眉。Lee的脸过敏,把中学生一样的套头衣服和牛仔裤换下,穿上黑色蕾丝及膝裙,再添上眼线和扫眉,就和我一起在客厅等待了。期间拍了好几张照片,这几张照片奠定了我此行团队御用人像摄影的地位。
Lisa本来就穿了属于她的性感衣服,只需吸油和补妆,Su则换上了一件挖肩长袖,化上浓妆待撩。
成都比广州要凉快得多,我穿的是牛仔及膝裙,和Lee两人在夜色沉下后,开始感觉到冷,但四点半出门那会儿并不觉得。
首站去的是宽窄巷子,无话可说,就是一条重新装修的老街,充满新的气息,人们像排队一样在不宽不窄的巷子里一步步蠕动,中间连出去的岔路都没有。买了个跟成都没啥关系的网红雪糕,本来天色渐晚,就已有丝丝凉意,吃完更是透心凉,我的手从此没再暖起来。
好不容易冲出重围,在靠近人民公园的出口,买了去熊猫基地的票,定下了第二天的行程。而我心心念念的都江堰,则被塞车给吓退了。
第二个地点就是网红密集点,春熙路。
在IFS里转了一圈,Lisa成功拍了她梦寐以求的熊猫屁股,我们就开始觅食了。
本来想吃的一家火锅店,竟然要排两个多小时的队,我们取了号立马就放弃,跟着人形导航Lisa扭头转进一条挺古香古色的巷子,去了一家新开的火锅店。
地点略偏,人很少,至少我们到的时候人很少,上菜飞快。吃的挺不错的。叫的是鸳鸯锅,全程吃辣的基本只有我了,当然她们也有吃,只是一直叨念着“明天会fire in the hole”。
在吃的时候,我们已经确定了下一个行程——贰麻酒馆。Su在广州认识这个酒馆老板,他原本就是在成都开店的,最近分店开到了广州。他的酒馆很火爆,在这种时候,晚上六点半就开始爆满等位了,这次是老板特地叫人给我们留了位,但让我们要在八点半之前到,不然人家不好做。我们吃得不算快,硬是吃到八点才结账走人。而此处离酒馆好像是一公里有多,打的绝对塞车,骑车……Lee的技术不敢恭维,而且我们不熟路,于是只能走路。
接下来就是一顿暴走,Su和我打头阵,飞速前进,我穿的是运动鞋,走多快都可以,但她为了美,穿了厚底拖鞋,这就很糟糕了,不过她还是坚强地健步如飞,我们俩在8:27就赶到了江边的酒馆,这时,酒馆门前已满是等位的人群。
尽管按时到了,我们还是没能立刻进去,毕竟别人给我们走后门安排的桌位,我们也没好意思催他。等位期间,我陪Lee去买烟,走过了一座廊桥,观赏到了成都的一片江景。两岸灯光不算猛,星星点点,虽不比珠江江景,也别有一番滋味,如同成都这个城市一样休闲的味道。
快9点,我们才进到酒馆坐下,坐的是露天的桌子,点了三大样酒。与其说是酒,不如说是含酒精的特别甜品。一边喝酒一边拍照一边摇骰盅,不亦乐乎。
后来Su的朋友也来了,广州的朋友,因为没地方且我们与他们不熟,所以留下Su一人与他们孤军奋战了,我们则回家了。说真的,我们各自的朋友圈里几乎都有人在成都,感觉街头偶遇的几率比在广州还大。
第二天,Lee和半夜才归来的Su果然起不来床。自律的Lisa和我默默地按计划行事,一大早起床,问了昏睡中的她们后,就抛下她们出门了。
乘车去到基地门口,我差点就被重重蛇饼吓退了。想想萌萌的滚滚,还是拉着Lisa蛇形走位,在人群中穿梭,硬生生地挤到了门口,挤进了园区。当然,里面依然是人人人……
不得不说,熊猫住的地方,空气就是好。我一进去就贪婪地大口大口吸着熊猫专属的清新空气,虽然人挤人,心情还是很好。
接下来就是无尽的排队和远远地看熊猫。不过滚滚无限好,就算是远远的一眼,也值得了。买纪念品是必然的,只是想要的货架上所剩无几,剩下的几只还多是歪瓜裂枣,精挑细选之下,买了一只穿着小熊猫套装的大熊猫,同时拥有熊掌与鱼了。
走了一上午,挤了一上午,乘车出去的时候,我在车上完完全全地睡着了,还做了梦。真的累了。
中午,或者说是下午,还是在春熙路吃。Lee和Su迟迟未到,我们本来想吃的那家店号都被取完了,只能再次过档。先去了选定的柴门饭儿拿号,我拉着Lisa陪我去IFS里的一家店吃大利大力推荐的烤猪蹄。真的很好吃!
柴门饭儿,好吃,但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都是在广州能吃到的菜,不表。
接下来,在附近的奢侈品店转了一圈,在深刻认识到自己的贫穷后,我们去了一家网红店,真·网红店:客从何处来。
出品漂亮,味道惊喜,拍照,我是说在那里拍人,特别美!我本人,成功当了一回钟楚红哈哈哈哈哈哈!
唯一的不悦就是刚坐下的时候,因为是开放式的桌椅,有个小孩和母亲在那里玩。当我们走过去坐下的时候,那个妈妈对小孩说:“阿姨要在这里坐,我们走吧。”我很讨厌外地人不分青红皂白就喊阿姨,我们广东人,或者说是我们广州人,只叫结了婚的女人阿姨,请各位学习一下好吗?给一个小tips,看到手上戴婚戒的或戴玉镯的才叫阿姨,长得年轻又好看的,不管戴不戴都叫姐姐,这是我小时候自己摸出来的规律,敬请推广!
晚上我们回民宿休整了好久,差不多七点半才重出江湖。
目的地,去一个吃兔兔的地方!
跟着认路高手Lisa左绕右绕,终于在一个巷子了找到兔兔屠宰场——渝九香。等位什么的就不说,就是等了足足一小时,在寒风中!寒风中!
总算结果是美满的,兔兔真的很好吃,虽然很辣……果然是辣么可爱的兔兔……
吃完出来接近十一点了,按着我,应该要洗洗睡了,但她们绝不!所以,我们又去了附近的一条酒吧街。从街头走到街尾,不出意料,听说很出名的一家酒吧门前都是等号的人,我们又走回了街头。
酒不算好喝,歌不算好听,二手烟也不好闻,我整个人几乎要死在那里。但离家放飞的女人们不愿离去,我跟着她们硬熬到十二点,终于可以叫车离开。
受累了一整天后的第三天,我们决定休闲一点。
早上在楼下的一家早餐店吃面条和抄手,真的很好吃!大利果然没说错,在成都,不好吃的店都开不下去的。
四川省博物馆,一个没有让我特别惊艳的地方。不过馆内分类让我很满意,我最爱的青铜器还是很吸引我,虽然很多都是复制品。作为一个纪录片爱好者,我几乎可以给同伴当半个讲解员了。
走马观花,还是耗时两小时。
↑图里是一个宋代的LV瓶子↑
出来后,去了一个听说当地很出名的大宅门火锅,吃了足足两个小时。点菜真的要注意,做人不能太贪心了,虽然很好吃。
消食地点是附近的一个公园,景色不错,地方广阔,人不算多,在这种假期里,真要想找一个地方遛弯,这里还挺值得一去。
晚上,去的还是贰麻,不过是另一家分店。这边的装修感觉更高级。
不过当晚突然下起了雨,除了我随身带伞,她们都没有,没办法,只能喝酒摇骰盅,我成功学会了大话骰的规矩。对上一次我玩骰子,大概是小学初中的时候了,随意玩,根本没有规矩可言。
晚上很庆幸,十一点之前停了雨,我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在北京时间十二点之前回到民宿睡觉了。
最后一天,我们又去尝了楼下另一家早餐店,比前一天的还好吃!一天的好心情由此而生!
十二点要退房,还好行李能免费寄存在小区对面的家乐福,但因为我们是下午五点左右的飞机,能走的地方不能太远,最后确定去了武侯祠。
此处要门票,不是三国迷,没什么必要来了,没什么好看好玩的。旁边就是锦里,有了宽窄巷子的教训,我们对它,只敢远观不敢亵玩。
因为前一天的下午吃了两小时那顿实在太饱,这天的早餐也是大满足,中午完全没吃饭,回去去了行李就往机场去了。
我们成功地没能在自助值机机器上取票,开开心心地拖着行李去柜台值机。上飞机才发现,原来坐的正好是舱门的位置。空姐一再跟我们强调,千万别去碰舱门,也别让别人来拉舱门。我还不想死,一定会誓死保护舱门的。
直到飞机降落回广州,这次旅行的惊奇竟然还没结束!我们提前了二十多分钟到达!简直是俄罗斯航空的体验了,我爸说开飞机的可能就是俄罗斯人哈哈哈哈哈哈!
总的来说,这次旅行让我对成都这个城市有很美好的印象,也留下不少遗憾,估计过两年我还得再找个人少的时间去一次。不过,我对成都人的印象却不怎么好,路上遇到的四川人吧,总之是说四川话的,从来都是横冲直撞,明明一条不宽的路,两人打照面地通过,只要侧过身就可以避免冲撞,但他们偏不,一定要“正直”地走,撞到就骂人吵架。不但大人如此,小孩子更是如此,我好几次差点从一个小孩身上踏过去,他们简直视我如无物,硬生生地冲过来,人又那么矮小,我不是个低着头走路的人,根本看不到他们,太可怕了。
四川人给我的印象就是很冲,即便是在博物馆的商店里买东西,店员也超级不耐烦,对我来说接近于吼我,而我只是想多要个袋子,因为买的是两个人的东西,想要分开装而已,不给就算了,那个店员特别凶(也可能是辣妹子的日常语气)地说:“一个袋子装得下的我不会给你多一个的,对不起啊!”最后那个“对不起”从我的角度看来,是以一种极度厌烦和想赶走我的语气吼出来的。太可怕了!
我们家搞卫生的阿姨是四川和重庆交界地的人,回来的第二天,正好她来家搞卫生,她的温柔简直让我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