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吃瓜看贴,重温了一下明侦第五季的海钢,里面折射出的一些问题,相当写实,而正是这些写实的问题,才更让人痛心。
海上钢琴师里的几对父子,他们身上所体现出的品格,在我看来是很撕裂的,既有绝对的开明也有绝对的不开明。他们开明的一面在所有人的婚姻观上体现到了极致,从家族几代人的入赘传统就可以看出,他们向往的是纯粹的爱情,甚至让我觉得王菲那句“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的感情原来也是可以存在的。
而与他们不墨守成规的婚恋观恰巧形成反比的,是他们的教育观和处理父子感情的方式。为什么海上钢琴师的几对父子最终都没能实现和解?我认为关键还是在于父子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机制。在中国,父权社会的传统由来已久,以至于长时间以来我们在潜意识里都已默认长辈在一个家庭中的话语权就应该是说一不二的,而晚辈必须维护长辈的这种“话语权”,才能称得上是所谓的“孝顺”。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强调的也是对于长辈的尊重,但我并不认为这种尊重是一种“愚孝”。长辈和晚辈虽然在身份上的地位不同,但在情感上的地位应该是相同的。正如君主必须时常召开朝会与臣子商议国事、听取大臣的意见一样,一个家庭的长辈和晚辈之间,也应该建立起相同的情感交流机制,方能使国家安定、家庭和睦。
对于孩子的成长教育问题,海上钢琴师里的几位父亲都是怎么做的呢?井张兄弟的父亲,因为张从小身体不好的原因,表现出更偏向于张的倾向,但心里也同样疼爱另一个儿子,但由于一直没能与井表达内心的真实想法,导致井一直深陷父亲偏心的泥淖不可自拔;撒的父亲张,在儿子幼年时发现家族具有遗传疾病的基因,为了儿子更好的生活而逼迫他从小健身,无情斩断了他想要当钢琴家的愿望;白的父亲撒,因为幼年被父亲逼迫健身导致“半路出家”练习钢琴,学艺不精而把成为海上钢琴师的期许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时常以“拿不到第一,活着没意义”的高压标语鞭策儿子,导致最后在比赛前的幡然悔悟也被儿子误解;何的父亲白,终生与钢琴为伴,英年早逝时才后悔没有拿出足够的时间陪伴家人。从家族几代人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出,为什么父亲总在等儿子的感恩,儿子总在等父亲的道歉?悲剧循环的根源在于父子之间从未有过平等的沟通交流,父亲总在告诉孩子“这样做不对”,而孩子想要的答案只是希望父亲告诉他“为什么这样做不对”。我们可以说这些父亲不爱他们的孩子吗?显然是不能的,他们只是不懂得如何向孩子表达自己的爱。但正是这种“不表达”,才造成了父子之间内心的隔阂,几封从未开封过的家书就是最好的证明。
由于前期沟通环节的缺失,父亲想要在信中表达最深沉的父爱,而此时父子之间内心的隔阂已经形成,导致这份从未说出口的爱成了几代人心中永久的遗憾,它还未能被想要得到它的人知晓,就已经随着几代人的逝去而石沉大海,不免令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