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说“我”的时候,你一定习以为常地认为是我的爸爸杜……让我看看他在不在我旁边,耶,他不在,好啦我继续写……等等,真的不在吗?啊,我的日记本!
“你怎么能偷看我的日记?”
我的眼里挤出几滴眼泪,不是假意,而是对他不尊重我隐私的……生气吧?
他翻了翻我崭新的日记本,拇指按在干净的纸上,他一抬手,一个巴掌大的污点出现了。
污点!
我头往后靠,想要装作昏厥过去。我都能想象他会被妈妈骂的有多惨了,到时候就是我英雄救爸的故事了,哈哈哈,哈哈哈……
他将日记本扣在我的头上,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脑袋,将我头上飘着的幻想白云赶走了。我闭着眼睛,看到了他的头上有无数的羊驼奔跑着,...
那时风动,此时心动,因为刻骨,所以铭心。可笑的是,自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
没有名字的他,没有后续的故事,就此结束吧。
有人告诉过我,她一直在等候一个瞬间,风动时,他们都心动。他们在一起后,往事便刻骨。令我悲伤的是,铭心的不过是她一个人。
她到死的时候,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仍然念叨着那个瞬间,期盼着将往事铭心的另一个人。我能感觉到,她近乎绝望,近乎崩溃。可能因为我们都是女性,我们都曾暗恋过一个人,所以我能理解她,理解她的绝望与崩溃。
我们都始终认为,暗恋是一个人的事情,与暗恋的那个人无关。
我曾站在烈日下,远远地驻足凝望即将落下的一片绿叶。风吹动我的衣衫,些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