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读老舍巴金鲁迅先生的文章,会有一种温暖的踏实感,喜欢他们笔下的小猫小狗小麻雀,还有雪。
啊,我真怀念小时候的院子,经常和小伙伴在墙根底下玩,戴上长长的指甲套,用长长的指甲剜地上的土,还会玩过家家。
爷爷给我在屋里栓了一个秋千,我和邻居家的小女孩一起轮流荡秋千,每个人一百下,她不会查数就由我来查,每次轮到她我都跳着查,不一会儿一百个数就查完了,轮到我时我总是很认真的把一百个数都查完,爷爷在一旁发现了也没好意思拆穿我,后来那个小女孩发现了我的一百比她的一百长好多,我也有些不忍心了,于是自己也跳着查。小孩子玩什么都喜欢热热闹闹,她回家的时候,秋千是我一个人的,坐上去悠荡两下就觉得索然无味了。
更好玩的是,玩过家家的时候我还装过怀孕,我扮演那个小女孩的嫂子,捂着肚子好像很痛似的走路,她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我。
我很想念那个时候,满世界都是欢乐和阳光的味道,没有高科技,没见过手机。喜欢追着邻居家美丽的姐姐给我吹菇娘,在菇娘是绿色的时候摘下来,用针或牙签轻轻戳破尾部,挤掉里面的汁,然后放到嘴里“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出来了。
我还和妈妈围着院子玩捉迷藏,她躲着躲着就不见了,后来知道她都是用这种方法摆脱我的纠缠,那时的妈妈好年轻啊,穿着黑色短裙,梳着利落的短发,皮肤白皙,骨子里透着坚强不服输。
我都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她就悄悄变老了,但她仍然是那个让我引以为傲的妈妈。初中的时候,有一篇作文要求写我的偶像,我写的就是妈妈。她是我最崇拜的人,无所不能的,呼风唤雨的,能解决一切困难的人。
小时候的院子不在了,我每天早上都会去看篱笆里的牵牛花开,有好多种颜色,然后在傍晚再观察它合起小喇叭。
最喜欢听街上有喊“卖冰棍”的,奶奶从来都不用花钱,她用两个鸡蛋或者一点米再或者一瓢水就能给我换回一个冰棍。香蕉味儿的,特别好吃。
我还是幸运的,曾有过一个那么自由自在无忧无虑欢声笑语的童年。
隔壁院子里有一个老奶奶,很老很老了,没有牙了,也不怎么说话,她常常趴在窗子边看着我在院子里玩,无聊时我会和她玩对视的游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谁先眨眼谁就输了。对视一会儿觉得无聊我就又跑了,童年的世界里,不在乎输赢。后来我的腿被她家的鹅拧了,只要鹅在,我就不敢出来玩了。
那时好盼着长大啊,也想变的像大人一样不用玩过家家。
思绪到这里就停止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