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来这个新城市的第二年。我们俩人一直挤在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里,这个房子的客厅方方正正,但是厨房非常小,小到只能容得下一个人。在厨房和客厅中间隔着一个阳台,我特别喜欢那个阳台,因为那是唯一一个太阳可以照进来,体验阳光的地方,一直特别喜欢看到太阳光,认为那不仅仅是一束光,而是希望,是心情,是心境,是我一天的鸡血,只要早上起来看到太阳光通过阳台照进来,我就会知道今天天气很好,就会不经意的开心一整天。这个房子平时对我一个人来说就很大,但是只要到周末,他回来,这个房子就显得特别小,但是非常温馨。我们租住的这个房子有一个沙发,当时觉得放在客厅挺好的,正好填补了这个客厅的空洞,虽然有点破旧。但是我们量好尺寸,网购了一个沙发套,沙发一下大变身,变成我俩每个周末和长假期间“躺尸”的小窝。沙发的位置非常巧妙,和厨房正好就处在了一条线上,又正好对着门,坐在沙发上纵览全局。那个寒假也正好遇到了疫情,我们俩都回不去,沙发也装满了我们整个春节的所有回忆。
    春节期间,我们俩都想喝藕汤,冒着疫情,戴上口罩,立马一起去了超市,买半个月的食材,那时候因为我一个人住,买的冰箱也很小,放不了很多食材,桌子也不够,我们就将所有的蔬菜和水果全部摆在在客厅的地上,当然也是为了避免菜品堆积导致他们烂掉。而厨房小到只能站立一个人,经常他在里面捣鼓,变出所有的美食。然而吃完必然涉及清理锅碗铜价瓢盆的问题!本来商量好,轮着来,然而轮到他“值日”时候,他马上跳到沙发上,把被子盖住,然后不断呻吟,假装头晕,发烧,肚子不舒服,纵使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成功,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后来他自己也学乖了,每次赶紧起来做饭,当然无疑就是我洗碗刷锅了。而他自然就去躺沙发,看着我在厨房里忙来忙去,开心的在那里手舞足蹈,别提多开心。后来他还说了·一句,彼一时,此一时啦,刚刚我做饭,你躺在沙发上看我忙来忙去,现在吃完饭,我也应该在沙发上看你刷锅洗碗,扯平了!最后房间里留下我们欢声笑语.......
    记得有一年十一假期,他提前休假回来,一共休息了十几天,每天我都跑着下班或者骑着自行车回家,当然每次都会看到躺沙发,在上面看书或者看手机,看到我回来也不看我一眼,我好多次问他,你在都不看我一眼,他说,你还没进门,在一楼的时候就听到你上楼的声音,咚咚咚....当然就不就不用抬头啦。我马上就跑过去趴在他身上和他一起看手机。当然很多的时候,我也是吃完饭,马上就和他一起挤沙发,两个人就窝在里面一起看剧。就这样我们在这个租房里生活了近两年。
    搬家的那晚,我一直舍不得那个沙发,虽然没有想过带着它一起走,但是还是看了它它很久,毕竟这个沙发承载着我们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欢乐,所有的小美好。走到楼下的时候,对面的那个阿姨问
  “你搬家了吗”
  “是的”
  “你住几楼”
  “带我看看你那个房间呗,正好我想换房子”
  想想租给陌生人,不如租给楼下这个每天看我上班下班的阿姨。看完之后,她一下就看中了那个沙发。
  “这个沙发套是你买的吗?”
 ”是的,您拿下来洗一洗就可以用了,这个质量和花色还不错”
  她非常开心,说等我搬完东西马上找房东。那一刻,我还是很开心,知道这个阿姨不会随便扔东西,至少也会保留这个沙发。
   看完沙发后,我就走了。最后我也不知道她租了没有,也不知道沙发丢了没,但这份回忆是永远不会丢掉的,那不仅是一个属于我和他的沙发,也是装满我几年的生活点滴和回忆的沙发,记录我和他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