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被凝沉的寒气冷醒。
八月也过去了一半,或许又将是一个混沌与遗憾的夏天。
大概迷茫了三个月之久了,五月被打碎的三观直到现在还没能建立回来,或许还要继续迷茫一阵子。
这段时间甚至越来越退回幼稚与无知。或许是太久没锻炼思辨能力以及叛逆心作祟,逐渐变得对限制规定的不假思索地规避,甚至开始对学习产生了抵触,曾经那个充满希望动力的我去了哪里呢。
仔细想想,可能还是因为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吧——既然变得对于学习没有动力,映射出对其没有了兴趣,而我的兴趣还是在哲学与科哲一块。(怎么总有一种自己在喜欢科普的感觉emmm)因为在进行理解与思辨的过程还是很让人心向往之。当然,也不能排除内心的根本变化带来的影响,由于对于规则驯化的不服气,对于各种现象的无能为力而产生的怨天尤人的一种假性的优越感中。或许还是要牢记“Be critical not cynical”吧,保持谦卑保持理性保持客观中立。
我们是否应该服从于我们所在的规则体系呢。是或不是,两个答案对应的是责任使命感与谋求个人解放。我无法评价大学之道,也无法评价“只要我能拥抱世界,那拥抱得笨拙,又有什么关系。”的加缪式存在主义。这真是我无法调和的、一直困扰着自己的矛盾呢。
但在我寻思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本身就是一个寻求个性的过程。
时间啊,世界上的无价之宝啊。
已经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如果自己不浪费时间的话,会不会有一些不一样。
“午夜醒来,后庭的月光正在涨潮,满园的林木都淹没在发光的波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