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去图书馆做志愿者,参与当日下午活动第二组——汉服T台展演。第一组是古琴,可惜只需音乐学院专业人士。
T台走完后,还有传统游戏环节,需要人手管理。我被分到投壶项目,负责分发和回收羽箭。
壶有一口,两耳。除了投进腹内,挂左右耳也算得分。
这游戏看似简单,其实不易。一步之外,大部分人便投不中了。左右挂耳几率更小。
参与者成人儿童皆有,有踊跃热情的,也有淡然处之的。
印象里有几个孩子来了多次,几个女孩子都很可爱,一个男孩子特点非常鲜明。
什么呢?他因为第一轮投不中,和箭壶较上劲了,反反复复来我这取箭,不投中誓不罢休。
然而,他总共投了N轮,可能有30多支次吧,一支未中。
您问我闹心不?我也没全程盯着他,他要箭就给。
最后,这家伙跑过来跟我说:“一次也没投中!”
我不知道哪来的灵感,说:“投壶和射箭一样,都是军戎活动,都需要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磨炼性子。状态不好的时候不要硬投,否则整个人就跟绷紧的弓弦一样,越急就越投不中哪。”
他看了看我,跑开了。
这个小男孩应该是个执着的孩子。说实话,我对执着这件事持中立态度——得看什么事。要是国计民生、民族危亡之类的大事,比如科学家研究两弹一星,我绝对支持你执着,也许我比你还执着。
不过要是生活中小小不然的事,毛毛雨啦。比如投壶,投不中就放弃呗。
我忽然想起,成人已经见识过天高海阔,可孩子的世界却很小,小到他们没准以为一个游戏就是整个世界。
这么说来,又是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