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受也矫情不起来哎。可能是吃的泡面太油腻了,或者那瓶可乐太过于凉了。
胃里很难受,肚子好疼。
面无表情地玩手机想着快点疼过劲的时候突然想找个人矫情一下,说疼。然后突然想起来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哈哈哈哈哈,确实也是疼过劲就好了。
害,我好想当个矫情鬼去给妈妈说我肚子疼。但妈妈应该只会在明早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想她了。
最近太疲惫了。我有点不确定 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我。
该如何平息我内心的躁动。想要远离一切社交平台。试图关闭朋友圈,试图拒绝互动。但是我好像 又很渴望这些呢。已经有点无法忍受自己的暴躁了,今天早晨起来,觉得外面很吵,瞬间感觉浑身戾气。用脚大力的踹开挡住行动的椅子,找衣服的时候衣架碰撞衣柜搞的震天响。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办法,改变自己这已经持续好几月的状态。然后我看到秋天来了,我就觉得快了。
我再不想,这样癫狂了。
昨天睡前那种心情,经过一晚上梦境的咀嚼又获得了新的文字:我想要,或者说我期待的,是发问后的回馈。就像一拳打在墙壁上,我可能受伤,也可以把墙壁打破(尽管后者的可能性远远小于前者)。但我依然希望可以获得反馈,而非一拳捶到棉花上:我打到了什么吗?
如果我只需要说服自己的话,我甚至可能不需要提供什么证据。这件事难就难在,我需要证明给其他人看,而我真的那么关心其他人怎么想吗。“说明”本身的初衷也模糊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