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一次dating的饭桌上,第一次近距离仔细地看她。
如今回忆起来,我从未想此刻一样更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肤浅。这种肤浅不来源于教育、学识、累积的经历所塑造的价值观。它更像是本能般烙印在我本底色彩中的东西。
她有着一张成熟、又可爱的脸。眼睛笑起来是月牙,说起话来是轻柔的风,可语气又是活跃灵动的。
她有着自己独立坚强的人格,她很体贴,温柔但又不温顺,潜藏有自己的力量、与不易被改变的韧性。
她带着我去吃烧烤,在饭桌上,我听她聊了很多,但大都无关痛痒。即使讲完了,我也不是很明白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我认识到自己的肤浅来源于,第一眼看到她眼角的鱼尾纹,看到她没有口罩,未设防的脸庞。——与我曾经第一次看到她时的样子不一样。我在当时,未曾意识到自己的幻想就破碎于那一刻。
于是我失去了好感,失去了名为“感觉”的,肤浅、无效、违背理性的东西。I feel so bad。
她说自己喜欢滑板,但是很久都没有滑了。她带我去看滑板公园,跳着说自己之后也一定要重新拾起滑板来的时候,笑得很可爱。
她有着吸引我的许多、许多优点。我的理智与理性告诉我,that's it。 This this the one u want。
但是我的情感不是。欣赏不到,喜欢不到,没有强烈的探索欲望,即使理性再如何驱动我向前,某些东西还是无可避免的消失了。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感受到,我们之间没有火花这件事。我想大概她也有类似的感觉吧。
在first dating,甚至second dating都结束后。在与同事们午休、吃饭的时候聊到相关话题,才开始仔细思考,为什么没有所谓的“感觉”这一件事。——思考再三,恍然想到,莫非就来自于那个瞬间的照面吗?
意识到以后,便不得不直面自己的肤浅了。
——原来我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颜狗啊。
可以稍作辩解的是。好看虽然可以降低我对其他标准的门槛,但是毕竟无法消除。结合与zq的恋爱经验,好看的人看久了也会变得平淡、无法分辨,而倘若再加上三观不合,口角纷争,那有时甚至会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但尽管如此,果然还是避免不了一开始的心动是会来源于容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