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聚餐是中国家庭的传统,只不过在东北显得格外热闹一些。
饭店要选大饭店,亲戚的数量得在10以上,原有的凳子一般是不够分的,这时候小辈要下桌,去拿那种丑了吧唧的红蓝塑料板凳,一屁股坐下,该吃吃该喝喝,听长辈在那里喝酒聊天吹大牛。
非常的春节气息。
现在的孩子比过去能玩的东西多,我这两天走亲戚,饭桌上年轻的小姑娘小小子通常都在玩手机,低头,目光专注,动作统一地如同复制粘贴,偶尔从比人脸还大的盘子里夹一口菜,那菜是东北特色,一盘毁别人家两三盘,从头到尾都写着"我肯定得剩"。
我们这的聚餐总是很吵闹,不习惯的人可能还以为走进了k歌现场,啤酒成箱上,说话基本用喊,一个话题重复两三遍也是很常见的事。
用网络流行语来形容,东北人吃的不是饭,是气氛。
我爸妈也许不是好的父母,但绝对是这类餐桌文化的忠实拥趸,我童年最深刻的记忆不是他们给予我的陪伴玩耍(虽然也基本没有),而是他们在酒桌上的样子,通红着脸,大着舌头,跟疯子似的。
从小到大我都很讨厌这种氛围,长大了也一样,如果遇到对我耍酒疯的,甚至有一种踢死他们的冲动,这一点无关男女亲疏,就算是我爸妈也让我产生过这种冲动,它们更像是童年阴影的残留影响和某种隐秘暴力的宣泄,在遇到某些特定的场景就会复发。
按姐姐的话说,那个状态的我看着真不是个东西。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写下这些玩意,可能是有感而发吧,今年年景比较多事,好几个老人都走了,家里真正能称得上长辈的已经没几个了,这回年中聚餐是难得正式的一次,我妈妈那辈的人还都蛮感慨的。
其实不仅是他们,我自己也有种时间飞逝的恍惚感,高中那会我觉得大学很遥远,而现在我已经上班了,我家的猫也从小崽子长成又壮实又漂亮的大猫咪了,抱怀里都压手那种。
时间过得飞快,非常快,也许十年之后,或者要不了十年,就再也没有这种靠着长辈维系聚餐的传统了,而这种吵吵闹闹的场景也会在某一天消失,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新的时代,新的年轻人又会有属于自己的传统,这种奇妙的交替和转变我在一个饭桌上感受到了,所以我打算写下来,称不上不舍,只是留一个纪念吧。
至少纪念它曾经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