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逢周末,我部召开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盛会。参加人数更是达到了21人(包括兔子白家的大桃子)。
       参加这次盛会的成员都是来自我部的精英,有的已经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担任着重要的角色,有的是从苦干基层员工中抽调到我部来的精兵强将,在陈行长的一声令下,不约而同地来参加这次盛会。可以说,赶集上店,一个都不少!
       位次如下:一边是大美女、小美女、兔子白、大桃子、总裁夫人、顶级白富美、牛、羊、王;一边是亓副教授、教授、刘老、顾大脑袋、同同、胡司令、小曲子。隔壁老王主持,陈行长讲话、少奶奶发言。
       这次盛会不像以往,总有人推三阻四,诉说种种不切实际的理由,以各种各样的措词不赴盛会。来得很全,只有少奶奶出现较晚,姗姗来迟。
        陈行长曾电话里讲:猪不来、羊不来,牛来。这次是猪、牛、羊全来。
        狗烧火,猫做饭,一满家子吃个饭,涌现出祥和温馨的好局面。
       老王回顾了十五来我部的成长经历,取得今日的辉煌业绩与陈行长的英明领导是分不开的。陈行长对部分与会人员进行了口头表扬,并提出再接再厉,再创佳绩的期望和要求,鼓励年轻人扑下身子,放下身段,效仿孺子牛,敢做老黄牛。
        少奶奶没有穿大红袄,仍然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发了言:大伙吃好喝好,我叫伙房加俩菜,临走每人一块大洋!
        少奶奶就是少奶奶,果然不同凡响,掷地有声,得到了众伙计们的高声赞扬。
        大美女谦虚地提出自己离“大美女”的称号还有些距离,自愿让出该称号,总裁夫人让她先感谢一下大家的点赞,只要不发光头英就行。
       小美女孙白雪同志更是谦虚,因严格执行制度,又有了“孙规矩”的光荣称号,但是一向拥戴的刘老坚持用“小美女”的称号,什么白雪黑雪统统不做数。
       刘老在大会上慷慨陈词,甚至还唱起了歌:你在哪里?你在我心里……满头大汗,眼里饱含热泪。
        顾大脑袋因身体原因,某些部位需要进一步疏导,表现比较低调,想唱两嗓子偏偏音响出了故障,心中郁闷,不免发了感慨:厨师还八点下班,这里刚上桌,什么饭店呵?……
       顶级白富美表现比较欢快,终于迎来了双休的曙光,展颜一笑,我去点个卯就回来。
        隔壁老王郑重承诺:以后上门的事我包了,部里需要上门的都找我。
        总裁夫人会上还接到了总裁的关爱电话,问吃了没?暧昧有加,众目睽睽之下不忘说悄悄话。
       同同刘大人讲道:自己离领导的期望还有些距离,一定迎头赶上,不负众望。
        兔子白先生一直照顾着兴奋的大桃子,不时做出不要讲话的手势,大桃子更是活泼可爱,逢人喊大爷,不像上次那样,“我不和你说话!”临走出门嚷一句:“我信你个鬼呀!”自己在没人理她的当儿,运算着1加2等于3呵,2加2等于4呵…,叫你不和我说话也。
       牛、羊、猪、粥作为新人表现比较含蓄,时而温情脉脉,时而低头不语,时而莞尔一笑……
        胡司令又见到了旧相识,显得格外高兴,小曲子忙前忙后,两人表现较好,甚至喝了一点。
       亓副教授讲话不多,调子较高,到哪都是兵,舍我其谁?干好工作不需要理由。还站起来举了举手。
       此次大会盛况空前,着令教授记下来,然教授新病,状态不佳,恐难胜任,有辱使命,不到之处请多见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