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城市又开始入夜了。
最近很烦躁,没有来由的。
看了网上很多帖子,都在说下雪了,我抬头看着南方的天空,不知道同一片南方天空下哪个地方又在飘雪,突然间羡慕,我待的这片天空,如果不是深冬,雪不会抵达。
最近吹过来的风异常的冷,前些时间还抱怨秋为什么不来,是让冬替班了吗?那秋可真是懒!
刚一抱怨,秋就有风吹来了,太阳也出来了,只是太阳的光照在脸上,我感觉不到一点温度,还有一点夹着冬的刺骨的冷。
没过几天好天气,又暗了下来,最近一直在飘毛毛雨。回到住宿,天渐渐暗了下来,伴随细雨。
我正纠结“读夜”这个话题如何下笔,思来想去,就觉得很烦躁,我最近没有求什么过分的东西,就是希望网友说的大雪,我能感受一下。现在,估计又是幻想了,贵阳的雪,比所有东西都来得迟,在我记忆的雪,就只有小时候了,贵阳的雪都让我有一丝错觉,去年好像没有降临过。
我看了一会书,头痛欲裂,真不知道高中那会怎样做到看一整天的书的,现在想来,就觉得不可思议。
一说到看书,我突然想到前几天看的《十宗罪》,本来早就说要去看看,一直给放着,最近才腾出时间看看。最近结束了一本,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捡垃圾的人走了一群,又来了一群,他们拿着铁钩子,从我们抛弃的东西中寻找财富……垃圾箱的特点在于诚实,从不撒谎。富人和穷人在这里一视同仁,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人平等,每一件物品都还原成本来的面目,每一种东西在这里找到了终点。”
这不得不让我对垃圾箱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宿舍楼下就有一个垃圾箱。自从记住这句话后,我每次到楼下时,都会盯着垃圾箱看半天,当然不能故意做出看垃圾箱的举动,不然周围的人一定会投过来异样的眼神,认为我有啥那大病。
我仔细观察了垃圾箱里的垃圾和丢垃圾的人,这里所有的鄙视和嘲讽都将一视同仁,没人知道快递纸盒子里原本装着的口红价位,成为垃圾的衣服也没人知道谁的价格更高,所有的都在这里相遇,那些被议论的人还是议论别人的人,他们宝贝的东西都在这个地方相遇,没有谁瞧不起谁。
是不是人只有成为‘垃圾’的时候,并且困在同一条圈子里,所有的都将一样才不会有人议论谁。这样一想,能够实现的概率简直为零。
说完这些话,发现我把《十宗罪》里的这句话给局限了,这句话里面的意思远不止此。
我就是想发发闹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