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银杏
堪堪梧桐生墨骨,忽惊银杏露玉肌。
喜欢深秋的银杏,忽然间叶子金黄的铺天盖地。那么耀眼的颜色却安静得自持疏朗,给人散淡空灵的美,用最朴素和纯净的姿态站在是深秋的风尘里。给此时油画般的南京添上清澈的一笔。
叶落清枝风亦愁,常常沉醉于此,一片片叶如一朵朵花不约而同地与深秋缠绵了,把无以言说的光阴滴进松脂,用干净的华丽旖旎成琥珀的颜色,分外清远。仿佛是一朵朵莲花,在自己的世界里开出气象,是一种隐忍和坚持。
2、残荷
入冬的荷,退去了所有的热烈,不像夏天那般的浮躁了,不再取悦他人,用颓靡装饰着自己。孤枝败叶之间游离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低眉之间更显的风骨铮铮,充满着幽深的味道,仿佛是用一些奇峭的文字在编排另一种的繁华,用经风历雨后的凛冽演绎一个人到中年的样子。去掉了一切杂质,带着慈悲的心怀。是老年的王维,独坐幽篁里,明月来相照。
那支棱起来的凌厉,像是八大山人的残荷,黑白间流动着禅韵,如一孤芳在坐一枯禅。一切都慢了下来,像是徽州的雨巷散发出的幽幽的气息,想起了王冕的墨梅,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3、吃什么呢?还是喜欢家常菜。冬吃萝卜夏吃姜。夏天中午的时候,总喜欢米饭上放几块糖醋生姜,那甜与辣的热烈,在舌尖上的纠缠,不清却又缠绵到开胃。
到了入冬时节,会和家人吃些火锅。吃火锅主要喜欢那热气腾腾的氛围,带着随便的味道,纵容而和气。调料简单到香油花生碎,有时加点老干妈。小时候的冬天,家里是经常吃火锅的,炭火炉子,那是真正的围炉时光。那时候叫冬天吃热菜,现在想起来叫温暖。
4、殊不知《中国诗词大会》已经是第六季了,这个月连续看了几场,台上有雪消山水见精神的喜悦,也有卷土重来未可知的胸怀。深深地喜欢上了。
选手们有广博的诗词和敏捷的思维,个个做好了长风破浪会有时的准备;评委的剖析,波澜动远空,让人惊心动魄;主持人的妙语连珠,似朵朵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