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是所有的人的宿命。
印第安人与他的兄弟背井离乡,抛下了他们的故乡,抛下了他们的个人尊贵身份,也无法逃离。
失眠症并不仅存在于个人当中,他是所有人的宿命。一个人忘却了,就是一群人忘却了。
记忆非常重要,记住了事物的名称概念,记住了过往曾发生的东西,记住了自己的身份,忘记这些就是失去了自我,失去了自我的来路,自我的现在,以至于失去了自我的未来。
没有过往,就是白痴,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着像过往一样的未来与现在。
所有人都陷入了清醒的梦幻之中。他们以为遗忘是好事,因为他们认为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来不及回忆过去的事情,时间总不够用,只能把它留给未来。
他们夜以继日的工作。开始疲倦,开始对睡眠拥有怀念。为了抵抗失忆,他们将事物记录下来。他们靠词语维系暂时的现实,他们被迫活在模棱两可的世界当中。算命的庇拉尔从推演未来应用到追溯过往,因为过去就是未来。
时间的流逝就好像失眠症,在代代相传之间,许多人失去了过去之人夜晚的记忆,就好像失去了睡眠。
时间无限拉长,所以过去就不再存在。我们有文字有照片,就好像写在物品上的可笑的标签。如此真实,却又是如此触不可及的回忆。
在逐渐遗忘的旅途中,有人力挽狂澜。有人无法拥有高度的警惕和坚强的毅力,所以向虚拟现实的魅力屈服幻想。
虚假是非常诱人的,因为不需要追求真实所以不需要去记住那些过去。
“他喝下一种淡色液体,重新燃起记忆之光,泪水润湿了她的双眼,随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身处于一间各种物品都贴着标签的荒唐屋子里,为围墙上煞有介事的蠢话而惭愧。”
拥有记忆的人,会为那些煞有介事的蠢话而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