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份的时候妈妈从住在农村的大姨那里要来一只猫,瘦瘦小小的,见人就躲。那时我不在家,我妈用微信录视频给我看,说猫没事就缩在角落里。后来又给我拍给她洗澡的视频,毛被打湿贴在身上,瘦的像只猴子。
给她起名这事我纠结了两天。“起名权”是我在听到我妈要管她叫妞妞后奋力夺来的,不行,一直高贵的小猫咪,名字不能跌份儿。然而我是个起名废,体育课上抓耳挠腮拉着同学帮忙起名字,她们也抓耳挠腮。最后我看着照片上她披的橘色外套,我说就叫橘子皮吧。我妈和我妹都觉得奇怪,但你就说写不写实吧,这点我妈同意。所以橘子皮就叫橘子皮了。
她好皮,真的好皮。我用朋友的话说,她跟本不是猫,她是哈士奇。她会叼着毛绒兔子练自由搏击和摔跤,会把猫爬架上的假老鼠咬掉眼睛👀(老鼠现在已经双目失明了),甚至缠在猫爬架上的麻线已经开了四五圈了。
她不爱让人抱,甚至把手伸到她面前就要抓你,为此我付出了流血的代价。但是她困的时候会主动找你,趴在你抱着的抱枕上,或者贴着你的腰呼呼大睡。
放假时是我照料她,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她变胖了一些但依旧可以看清她后背的肩胛骨,走路时会上下起伏。我其实很喜欢她那时的身形,总会让我想起《狮子王》里的辛巴(那是我的童年),我有时把她举起来,像狒狒举起辛巴那样,但我不是狒狒。她那种皮肉包裹骨骼展现出的凹凸我会觉得很好看,像只狮子,我一边揉她脸说,将来你是要继承王位的。但她总归还是偏瘦的,洗澡的时候一看,还是个大头猴子。
后来她不挠人了,和人闹还会猫猫拳出击,但会主动收起爪子。我觉得这是一个质的飞跃,如果能收起牙就更好了。因为她的牙我付出了更多的流血的代价。气得我半夜追着她满屋跑,因为她躲在沙发后边偷袭我。我就应该送她去搏击,绝对是个好手。
有时我会很讨厌她,看她皮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我好讨厌她。我想把她送走,但是不可以,或者丢掉,更不行,良心会受到谴责的,要发噩梦的。我就那么恨恨的看着她,她眼睛很大,发着好奇的亮闪闪的光。有回我抓住它了,用手卡着她的前腿和脖子(这是我发现唯一能抓住她还不被她咬的方法),我敲她的头说你能不能听话,她回答,喵。我以为把她掐疼了(因为她很少叫)就赶紧放手,她转头就给我一口。下次别让我抓到你🖕
我其实对猫无感,相较于猫我更喜欢狗一些。橘子皮是妹妹吵着养的,关于养不养的意愿,我当时持反对票。我家很忙,也并不富裕,我担心她给家里添乱,也担心照顾不好她。但是她还是来了,之于我只能算个意外,甚至现在看着别家的小猫咪,我只会觉得那是只猫而已,不喜欢也不讨厌。而面对橘子皮的时候,我像个变态,天天追着她贱兮兮的喊“皮皮~”,没别的原因,因为她是我家的。
她现在快六个月大了,在她“干爹”(我朋友)一声声“橘猫压断炕”的呼声中,我看着微信15秒视频里那一摊橘色,顿时觉得呼吸急促,按下语音键高呼“妈!她怎么胖的像个猪!!!”我苗条的美女猫猫呢???然而那个当初我求了一个月才给猫买猫粮的妈妈给人家喂着新猫粮(以前的不爱吃换了个贵的)老神在在的说:“胖点好,胖点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