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睡前无聊,把传说中奥巴马投资的纪录片《美国工厂》看完了。这个片子讲的是,俄亥俄州的美国通用工厂倒闭后,中国的福耀玻璃厂接手,原本失业的工人可以来这个厂子再就业,不过原本在通用,他们有50美元的时薪,现在只有12点几的时薪。后面就是各种中美社会人文差异之间的冲突,不仅是剧中人之间的冲突,还有跟我这个观众之间的冲突。
一开始的冲突只在于薪水和工作,很多美国工人认为,自己拿着过于低的工资,却干着高强度的工作。而中国工人确认为,他们有工作就很不错了,因为相较于勤劳勇敢的中国人,这些美国人太懒散了,做事慢还老聊天,要不是这个厂子接受了俄亥俄州的政策福利,他们才不想雇佣这些低效率还老抱怨的美国佬。但美国人却认为,中国人过于死板,要求别人干活却从不告诉干活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看到这里的时候,下意识,或者说很“中国人”地想:这不都是机械性工作吗?为什么要知道为什么?转念一想,似乎我们从小就很少被教导去问为什么,因为我们大人只需要“乖”和“听话”的小孩,像我这种老爱问个不停的,家里人就说我是“问题少女”。可惜,在多年的学校教育后,当年让家人头疼的“问题少女”似乎也失去了问“为什么”的勇气和动力,因为大家好像都只想听老师说,问问题的人很容易变成班上的怪胎。直到上了大学,每次老师让我们提问题,全班只剩静默。这个问题在本科的时候还不算明显,到了读研,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写论文就是一个不断自问自答的过程,一个没有研究问题的论文就是一叠废纸。但现在的我,已经很难有自信地提出我认为有价值的问题了。
西方人真的很喜欢问为什么,虽然有些问题完全不值得问,只要自己想想就可以明白,但他们还是很喜欢问,可能这就是他们教育中从小培养的一种习惯,也是他们觉得尊重对方的一种方式吧。
接着就是尊重的问题。美国工人抱怨车间的中国工人从来不给他们鼓励,不说加工资了,连拍一下背的友好行动都没有过,这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劳动没有被尊重,他们希望有个工会来帮助他们提升工资。但中国领导和工人却认为,这些低效率美国人没有拖后腿就很不错了,而且厂子的盈亏还没扭转过来,为什么要给鼓励?而且工会是不可能有工会的了,中国厂方在进驻之前就明确表明,要他们在这儿投资就不可以有工会。后面厂子盈利了,果然就给美国人们加2美元的时薪了。这就是中国人,习惯性地埋头干活,不习惯去鼓励他人,直到干出成果为止。其实我也是习惯埋头干活的人,一般来说在我干活成功之前,我也不喜欢别人夸我“很勤快”“很努力”之类的,因为那会让我感觉自满,转移我的专注力,让我觉得自己可以歇下来了。当我干出最终成果后,我就恨不得昭告天下,会到处找人夸我。但我的另一面是,我很喜欢鼓励别人,因为我的父母从小就喜欢夸我。像是我三岁学骑单车,原本是四个轮子的,后来拆了一个轮子慢慢学,每次我爸妈在旁边看我练习就会不断说“好像可以了”“女儿真棒”,在鼓励之下,我学得特别快。这种情感记忆一直保留到现在,所以我在跟同学或朋友合作做些什么的时候,都会不断给对方加油打气,只要对方有一点点成功我就花式吹彩虹屁。
然后,工厂找出几个工作特别优秀的美国工人,让他们去中国的厂子里参观学习,顺便参加中国企业的尾牙。这里我看得很纠结。其实我也不太了解一般的工厂是怎样的,不过这里的工厂每个车间小组都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到点就会把大家聚集起来报数、“立正稍息”和喊口号,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和片中的美国人一样目瞪口呆,因为那些中国工人在这一段里看起来真的很呆滞,像机器人一样。但弹幕里有人解释,这种半军事化的管理是最高效的方式,这确实是不可否认的,我个人认为这种喊口号也算是中国式的打气鼓励吧,不过我估计美国人应该会觉得这是军政独裁的遗风了。回去之后,其中一个美国主管也试图召集他手下的美国工人来一次集合,不过在看到大家懒懒散散的表情,他只能问候了两句工作如何就解散了。他们在参观期间,看到一些在做玻璃分类的工人并没有穿合适的安全防护服,这让他们很吃惊。但事实上,他们早就知道了,因为在美国的厂子,他们就曾抱怨过厂内的安全措施不足,工作环境不安全,等等。这个我觉得个老生常谈的,之前国内就有过公司抱着侥幸心理,不为员工的安全着想,只想着成本,导致员工受伤,最后公司赔一笔钱就算了。因为这种事,对公司管理者来说是小概率事件,而少数的几次赔偿比做安全措施的成本小多了。听说福耀的老板在国内做了很多慈善,片中也有他去拜佛的片段,他说自己知道自己办厂毁环境,所以他也尽力去做善事,但我只想说,你看到的只有环境吗?我认为,与其“去”做善事,还不如先将眼前的善事做足了。这位曹老板在片中有很多值得思考的片段,比如在中美工人矛盾和工会问题上,他跟领导层讲效益,对中国员工就讲情怀,说美国工人是在“叛乱”(还好英语翻译的是against);在参加工厂里的活动时,每个人都分到一顶印有公司logo的帽子,当别人递给他的时候,他接过来随意戴头上,转身就摘掉了;等等。这个老板的言行真的很有意思(无贬义)。
整个尾牙,我看下去其实没感觉有什么问题,都是很传统的表演。我意识到,美国人可能认为这些表演有问题的时候,是因为他们给了很多镜头在表演的小孩脸上。那些小孩只是伴舞,但镜头却一直停留在他们身上,我这才注意到,他们浓妆艳抹地在那里摇头摆尾。我不清楚这种生意是怎么样的,我个人感觉就是少年宫或者是一些儿童舞蹈团的小舞者,不过从敏感的西方人想法看来,估计他们会觉得这些小孩有可能跟美国儿童选美皇后一样,受到恋童癖的魔爪吧。尾牙的结尾,是企业职工或者工厂工人的集体婚礼。我可能看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这时,镜头拍到一个美国人哭着走出会场,其他中国人去问他怎么了,他只是哭着说很感动,感觉大家是一家人,而我却觉得他可能认为中国人很可悲。这只是我在看到一条弹幕之后的想法,因为弹幕移位了,那条应该是在婚礼进行时弹出的,“婚礼对美国人来说是很神圣的事”,我这才意识到这也算是个问题。
后面美国工人和中国领导层的矛盾越发严重,美国工人要求有工会来保护他们的权益,他们甚至在厂区里举牌子,要求vote。其实工会这个东西完全就是他们民主的产物,收集工人意见然后跟领导层谈判,通用之前就是这么崩的。工会要求钱多活少环境还得好,谁不想要这样的工作,但哪个给人提供工作的公司能承受得来呢?而且一开始,工会确实能为工人们争取到权益,但谁知道后面工会会不会扭曲,会不会腐败,会不会裹胁民意呢?片中有个胖胖的美国老人家就表示,他不支持工会,他认为那些人根本没有自己的意见,就是人云亦云。这也是我的想法,所谓民主,一开始可不是各说各的,但很快就会发现,少数人的想法总会被多数人的想法给裹胁了。最后厂子里进行了民主的投票,不支持建立工会的占了60%,支持工会的几乎都被开除了。有个镜头,一个支持工会的女工人在厂区外和其他人一起示威,当她安静下来的时候看向厂区的眼神非常发人深省。她又丢了工作了。有个弹幕说,“想要分蛋糕就要做蛋糕,不想做就没蛋糕”,我深表认同。
对于工人而言,这个片子无疑是BE了,因为无论是高效的中国工人,还是懒散的美国工人,最终都将被机械美元所取代。能笑到最后的,只有老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