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陆曾经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们一起吃饭,一起散步,考砸的时候我拍拍她的头,安慰她直到放学,课间我们比手大小,当然是我的更大。
她知道我有个图书馆小姐姐,她知道我的白月光不是她。因此后来当我提出建立亲密关系的时候,她很生气。我直白地告诉她我喜欢你,但不是那种喜欢。可她不能理解喜欢一道菜不一定就得留下来当厨师。注意,我明确地表达了我的目的,我不曾骗过她的感情,她只是拒绝了我的邀请,虽然在我看来这属实没必要,因为我很知道怎么讨她开心。和我在一起,我们的高二都将变得很愉快。可她不肯我也没法。
说到底是你主张性爱交融还是性爱分离。你会出去约炮吗?还是你只会跟老公搞?有的女性是能接受前者的,而嫖娼还是男性居多。
白月光是图书馆小姐姐。面对她我就没法这么拽了,慌得一批。三个月没和她讲话了,我信守我的承诺没有打扰她,她也渐渐冷静下来,对我越来越放松警惕,因为她认识到我确实是守规矩的人。上次去图书馆她好奇的目光尾随了我一路,这是前所未有的,往常她都害怕直视我(当然我也害怕直视她)。这种目光的原因我估计是被人喜欢这一想法本身就能产生愉悦,而且我很规矩,似乎信心满满,这是我在试图给她留下比较好的印象。似乎效果不错。
给她的新年礼物我已经准备三个月了,这是她这辈子将遇见的所有男人送的礼物里,最走心的一件,因为它无价。而明码标价的礼物总显得敷衍。
我能惦记她三个月,这tm就是单相思的力量。我也很痛苦,很犹豫啊。我经常想不起那种感觉,那般激烈的促使我表白的情绪,我经常想不起。想不起我不敢往下想。我觉得船到桥头自然直,它会回来,而她在嫁给我后我能够数十年如一日地爱她。我不敢细究感情的易变,因为我被它骗过。理智宣判不爱,结果相逢,脸焚烧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