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跟不认识的人交换看见的天空、草地、星星、月亮。我在某些时候也会拍到类似的照片,比如不久前被咬了一口的月亮,胖乎乎甚是可爱。
星星在日沉月升时最为明亮闪耀,耀眼到手机直接就能拍出来。其中南边有一颗特别耀眼的星星,即使其他星星都被藏在云朵后面,它也能穿越出现。
这些动人又安静的一瞬,我都会好好地储藏在宝物箱里。
我会因为只看见甲队和乙队平平无奇的下半场以及丙队和乙队紧张精彩的下半场而惋叹。我会因为错过本校的男排和他校的女排而生气。我会因为自己的胆小迟疑犹豫不决而肝肠寸断。我会因为自己把眼睛擦亮看清的过程太慢而悲伤。我会怨恨懊恼,我会哭泣。我会寻问上苍为何机会总是如流星般与我错过。
我忆起初中。一种连绵至今的对排球的执念。比如老师在比赛最后一分钟最后一分时转身离开的毅然决然。我会想起争强好胜的体委紧皱着眉头去安慰闷闷不乐的班长。这些都是我擅自用来切割区分我丰沛情感的事物。它们好像一本好不容易得到拿起,却又看清它封底价格而不得不放下的书。
它被随意而又轻松地遗落在操场,风偶尔将它封面上的灰尘吹入我的眼,模糊我的视线,让我很难寻到它再读一遍,不以泪流满面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