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亲近的朋友都知道我去年疯狂上头一个明星,她们现在都能描绘出我去年看了现场后情绪激动、眼神缱绻,甚至胡言乱语的样子。
今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突然不喜欢他了。不是觉得他不好,而是我突然不是很关注他每天的资讯了,没办法为他写盛满爱意的小作文了,无法在想到他的时候感到幸福了。我对他的喜欢,在一个自己都说不清的瞬间,变质消退了。
我去年为了去看他,买了几乎原票价双倍的黄牛票,购置了新衣服,放假后在北京硬生生多待了一周才回家。那个时候,校区离剧院很远,要花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去年课程很紧,怕疫情扩大,我们学校比校历早一个月放假,课程考试堆在一起。考最后一门课之前,凌晨两点半,我坐在楼道里崩溃大哭。当时,撑着我度过糟糕一切的希望,好像就是看到他。
这么说来,虽然我们相隔甚远,但是他好像同我度过了很多一样。
上周,看到他的一个视频,在某一瞬间,我好想捡起几个月没用过的微博小号。可是很可惜,那一瞬间并没有支撑我做到重新“追”他。我没有不喜欢他,从来没有,所以我不存在重新喜欢他,但也没办法热烈如去年那样地喜欢他了。
今年,又快到年末,他的新剧将在和去年一样的时间开演。说来奇怪,前几天,根本还没有北京场演出的消息,我竟做梦梦到我去了现场。今天终于官宣了,明明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事,心却还是没来由地波动。
室友说既然我梦到了,我还是该去。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心里默默把预算调到了去年花费一半的位置。去年坐了个前排,今年觉得,后排远远看着也行。我完全没有去年的热情和心境了,要硬说悟出了什么道理,就是想做什么就去做,一拖再拖,可能万事俱备了,爱的赏味期限却过了。
室友和我开玩笑,说“他也没有错,你也没有错,你们怎么走到了这个地步?”我听出了她的玩笑语气,可是心突然好痛,对着自己喃喃道“为什么呢?”我想不出原因,另一个室友安慰我“可能就只是淡了,像一段恋爱一样。”
微博最近新推出了一个老功能——那年今日。我刚才登上了我几个月今日金价没用过的小号,给他的最新微博点了个赞,转了个发。然后我点到了那年今日。看到了去年今日他为去年的剧排练的样子,还看到了一个他看到站姐的相机笑起来的小视频。我不自觉地笑了,原先心动过的瞬间,现在看来原来仍令我动容。真美好啊。
可是也就止于此了,我还是没办法做去年的那个我了。但是就算我降低了预算,底线仍是我要去,坐不好的位置也要去。这是一种什么复杂的感情,写了这么多,连我自己都觉得无病呻吟。
可能室友说得对,他也没有错,我也没有错。要怪只能怪我百转千回的多情的爱人的心,可是我不忍苛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