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一件事情,一年前的吧。
下楼在国旗杆旁边排队上体育课时,我看见一株草长得很高,它开花了。
它没有长在肥沃的地方,没有人注意到它。
它就在我的旁边,我小心地伸出手,抚摸着它。
它不起眼,也不带刺。它不与百花争艳,也不吐芬芳。
同学在打打闹闹,我不想他们发现这一株草。他们也许会折断它的根,也许会将它踩在脚下,但我不太相信,他们会像我一样抚摸着这株草。
我看它随风摆动,我看它在墙角里弯着腰,总是在凝视什么。
它凝视着土。
它偶尔会抬头看天空。
它想长大,能够一抬头,就能触碰到天空。
它想冲破天空,让天空仰视它,就像它曾经仰视天空一样。
它想要做一株伟大的草,要开花,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