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如此幼稚可笑。和她无缝衔接的对象用着夸张的饰品和图片消息轰炸了我的手机。我都忘了我是什么时候进的这个消息群。当我抬头时一门开了,是他们两个回来了 ,两个人坐在破床上。她对象开始畅谈自己是多么富有,墙纸是藤蔓的绿色,我气愤地拽过他俩的脚踝并且缠在一起,就像他口中所描述的藤蔓。我和她倾吐我的抱怨,她怔住了开始运转那个已经锈掉的小脑袋瓜。她的逻辑全是歪的我已经不奢求能得到什么情理中的结果。我看着她深埋的情感像全身沾满沥青的爱丽丝,而我拾起爱丽丝的手亲吻了她。沥青退却到一半仍是黑乎乎的脸,露出诡异的笑容朝我笑。我转头就跑,身后的爱丽丝穷追不舍。我深知她的背叛和早就不爱我了这个事实。我其实也在犹豫的跑,那时候我知道了我要的是什么,她终于给也不了了,一开始就给不了。我给她唱着风子的歌:"你只是一个特别,需要安全感的女人啊"从梦里唱醒,梦里的饭菜也是可口的。但当我醒来时全然没什么胃口。时隔很久又突然做了关于她的梦还是有一丝丝快要捏不到的怅然。等我下楼时一个女生坐在台阶上捂脸哭泣,旁边的女生在陪她。
只是有念头一闪而过。世界上伤心的人这么多,我算老几呢?
想要的东西比自己拥有的多了一点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贫穷的人。
  我们最终离开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
  我有时候想七想八,就是欲望深重的时候,可以这么说吧,也是会想起这句话,我们死的时候带走的并不是物质,这种实体化的东西。
  而且我最近一年对那种说法,就是我们到这里,来到这个世界上来,只是漫漫人生路的一段旅程。这个人生说的,并不是我们这个活着的人生。已经到这里来了,把这一段旅程好好的走完就好了,灵魂当中的一段路。
  我倒并不是说在科学或者迷信的角度有多相信这种说法,只不过我最近这些年的经历,让我慢慢的愿意去相信,愿意以这个为一句箴言去行事说话。这样,哎。
  前几年走了一些无解的弯路。什么是无解呢,可以讲是虽然是弯路,但是带着记忆再来一遍可能也会这么走的弯路。甚至回头想想不这么走反而有点后怕的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