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这篇文章的第一眼,首先会注意到它沙雕的标题,进而开始怀疑其中是否有什么深意,并期待那些作者隐藏的思考,会不会在接下来的内容中徐徐展开?
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对,或不对。
这其实没什么可在意的,就像你在路上看到了一朵漂亮的花,下意识的想法突然浮上你的脑海,毫无任何征兆一样,这个标题同样是偶然得之,它代表了一种状态,一种你我都经历过的,性别特征刚开始发育的少年时期。
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对女性身份有意识是在初中时期。
当时的男女同学已经不像小学那样玩闹了,而是有距离地分割开对方,彼此只跟同性别的人互相凑成一堆,讨论某些"大人"的话题,比如体育课待遇特殊的女同学,充满乡村、异世、美女、龙霸天下的神秘书籍、一男一女走在一起时的哄然大笑等等。
现在想想这些还挺有意思的,但那都是别人的回忆,跟我没有关系。
我在初中高中属于很透明人的角色,是众多人青春里的那位不高不瘦,不胖不矮,沉默寡言,长得不丑也不好看的女同学。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其他女生身体线条变得柔软而富有曲线时,我平得穿个无钢圈胸衣都仿佛是身上挂了个裁断半截的背心,拖了上衣看不出是男是女那种。
可以想象,我的整个青春期都是一场永远不会逆袭的女主电影,桃花运跟打了农药似的,记忆中唯一一次示好来自我的同桌,不过他并不是喜欢我,只是被青春期荷尔蒙骚动了头脑。
我觉得有过这一时期的男孩子应该蛮能理解那种感受的,身体慢慢发生变化,视线忍不住在女孩的脸蛋、大腿、脖颈处停留,希望亲近甚至有更进一步接触。
这种情绪对受欢迎的男孩来说很容易满足和平息,毕竟他们总能迅速交到女朋友,但对于像我同桌那种,打一瞅基本脱单无望的男生,就比较受煎熬了。
所以待我大了一点,我倒是很能理解他时不时鬼鬼祟祟碰触我的手腕和膝盖的行为,这和我是不是我没有关系,而是只要旁边是个母的他都会这么做,荷尔蒙的威力尤在于此。
只是年少无知的时候人容易犯二,加上头一次被异性示好,一时冲昏头脑,所以也就默许了这样的行为发生。
直到有一次他直接抓住我的手,黏糊糊的手汗弄得我很不舒服,加上他内分泌那段时间有点差,脸颊上冒出很多痘痘,我瞬间被恶心到了,直接拍开他的手,不久后又换了座位,两人之间便再也没有交集了。
这段插曲过后我暗恋上了我班班草,一暗恋就是三年,看他如何被高一级的女生追,如何劈腿他前女友的闺蜜,顺便这闺蜜还是他好哥们的女朋友。
不得不说,当年虽然年纪小,班上同学的感情关系倒是很复杂。
等到上了高二,无论是个头还是胸部都以一种厚积薄发的气势迎头赶上,也没什么卵用了,一天七八套卷子那么发谁有空给你花前月下,基本上就是做题做题在做题。
其实这么一看的话,所谓的成为男人和女人,对于很多中国孩子就是个伪命题,到了大学也是如此,我所见的都是大一号的孩子,要么过度自信要么对自己过度苛求。
前者普遍见于男性,后者普遍见于女性。我自己也曾经陷入此类的怪圈,由于大学某段时间体重飙升,我不断被我"无心"的室友在公众场合反复提醒这件事,这让我相当挫败了一段时间,于是等我减下体重后,变得非常在意他人的评价,我开始学打扮,穿那种硬钢圈的紧身胸衣,就是怎么显大怎么来那种,但时间长了真的很累,所以我开始思考我为什么一定要吸引他人,或者说异性的目光。
我仔细想了想,这大概是我长期以来的自卑感作祟,我在家庭和感情生活中没被怎么爱过,所以我总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尤其在我发现自己原来长得还不错的时候,这种情感就升级成了孔雀开屏似的炫耀,我希望别人在各种意义上看到我,关注我,但在明眼人看来这种举动相当可笑,所以我总在事后陷入自我厌恶。
写文章其实就是一种对抗的方式,人的"自我"自己是看不到的,必须撞到什么东西反弹回来,才能看到。
我平时刷微博,看游戏视频,努力假装是个沉迷娱乐的俗人,尽可能消磨时间,但等我开始打字,就不得不抛弃那些伪装的东西,把不讨人喜欢的事实挑出来,这里的我是被动的,因为诉说的欲望会把那些隐藏的阴暗面表露出来,这也是我不喜欢写文章的原因之一,每写一次都像扒了层皮。
现在的我还在跟长期的自卑感作祟,不过至少取得了一点成就,比如我换回了之前无钢圈胸衣,管它显不显大呢!去他的。
ps:自我碰撞那段是我很久以前看到的,但具体作者我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