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一些无厘头对话,坚持接触这个世界,总能遇见这样那样神奇的对话。
咖啡店:
一个人急匆匆地进门了,"请问..."
服务员迎了上去,“我们这里有茶有咖啡,请问您要什么呢?”
“这里有垃圾桶吗?”
“没有呢”微笑。
什么时候你会觉得和某人在一起,会比你独自一人时还要孤独。如果有感到相通的时刻,那当然也会有感到毫无联系的时刻。
近期遇到了几个这样的时刻,一个是和朋友们一起在家里吃饭,一边看剧一边吃外卖,我想到最近看到的一集很有爱的电视剧,想同大家分享,朋友们都说好啊好啊。看之前给大家简单介绍了一些背景,谁跟谁是伴侣,谁跟谁在做什么,打算做什么...然后我们就按下了播放键。看着看着,其中的两个朋友就开始聊起了购物,“我想买个垃圾桶”,“好啊,我也想。”在重要情节,她们就这样谈话,然后在一些过渡情节,她们突然专注回了戏剧本身,“这个是谁?”“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此循环往复了好几次。我忽然觉得她们无法看见我想分享的“美好”了。忽略了前面一些平淡的铺垫,戏剧的高潮也难以体会了。
也就是这样一个朴素的时刻,我意识到我们的趣味、取向非常不一样。除此之外,跟“朋友”诉说我珍惜的美好,反而是在破坏它。我当然不是要求大家都能获得我所看见的感受,只是,如果我不感兴趣,我可能会假装感兴趣看下去,或者直接说我不感兴趣,而不是这样,遥远又疏离。
人与人之间的心有多遥远呢?就像开头所言,只要坚持与人接触,就一定能遇见,越来越靠近的人之间卸下的伪装也便越来越多,大家都希望能有人接纳真正的自我,却好像没什么人会主动去接纳其他人。
朋友晚上说想和我拍合照,我说好啊。然后拍了几张她都不满意,我问她怎么不满意,她说我们看起来太不亲近了。我说那没事,换换姿势就好了,但我无论怎么换她都不满意,拍出的照片不是丑,只是有点像证件照。最后她说了一句气话:“今天拍的合照完全不配我今天的悉心打扮。”
这着实有些本末倒置了,照片也许是快乐的一个痕迹,而非快乐本身。无论我怎么问问题出在哪里,对方都不回答自己真正的想法,只是回答“算了算了”,但实际上仍然气鼓鼓的时候,这种看似无理取闹的时刻,我就忽然感受到了某种若有似无遥远的距离。
我们会有跟人对上频率的时刻,那时我们称作幸运,或是心有灵犀;我们也会有无法跟人对上频率的时刻,那时我们更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就像在波浪中搜索信号的收音机,努力寻找,却什么都听不到。其实也是一种幸运的时刻,一种关于舒适的警戒声。更多的时候,我们其实都在忽略这些频率,自说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