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问我为什么会喜欢鹿鹿,只不过是个写短剧的导演。我说:喜欢从来都不是一眼就定下来的事。你不了解他,你怎么知道他不值得你喜欢呢!朋友又问那你喜欢他什么呢?我说:,我情绪不对他会注意到,在忙也会发来一句“梦梦,我一直在。”他会耐心的回答我提出的每一问题。他会认真的读每一条评论。他会为我准备礼物。朋友说就这些我也可以做到。我说:有一样你做不到。他在努力,为梦想。他在一直坚持梦想。他在守住他的本心。他可以成为光,照亮周围的一切。即使他情绪低落,身体不舒服,但你看见的永远是他的笑脸。朋友说好像知道了我为什么喜欢鹿鹿了。他说:“你把自己关在黑暗里,他不仅仅给你一束光,还把你拽了出来,披上衣服。”我说:对。他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光。
可能因为昨天看了忍不住流泪的电影,也可能是因为换季,或者是深夜还在做阅读理解,或者是独自一人拿着行李走了不长不短的一段路…也可能是这些的综合:我鼻子又痛了,脑袋痛了一天。
但也是勉强把今天应该做的事情做完了,坚持到现在。
讲讲昨天在车上看的电影,让我流泪的其实不是感动,也不是某些虐的情节,其实就是突然换位思考,意识到除自己之外的目光,在进行着什么思考。对于此前没有意识到,或者说忘记了的自己,感到一些些悲伤。
今天除了觅食和上法语课都没有出过寝室…所以突然发现竟然有太阳还是很惊喜的.
呜啊这个小组作业快把我整崩溃了…但事后想来其实也没多大矛盾,只是一直都是自己和那该死的完美主义情结反复吵架罢了…还好和姐姐通了次话把思绪理清了。我又开心了!
昨天的好意乘车问题…我试着拟了一下立法理由稿,但总感觉没有什么说服力,而且没有专业性。后来翻了翻书里作者的看法,发现竟然还考虑到了因为人身伤害而有关的保险制度…想来还是自己思维不够广阔,要多读读书才行。
我似乎有青年痴呆症?每次吃药前都会想“我几分钟前是不是吃过了?”“我中午有没有忘记吃?”但是完全记不起来…因为不能完全保证每天早中晚都吃了,所以靠现存药片数量推测“几分钟前有没有吃”也变得异常艰难…
后来我干脆在药盒上写每次吃药时间,这样下次忘记也可以查询记录。就是室友总觉得这样更像个痴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