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起早贪黑的日子。
熬夜加班的第一天我其实回家收拾完自己还打开了个人电脑,想记下当时的感受。我假设自己是观察者记录者。我假装自己是早期从爵士酒吧下班深夜在厨房写作的村上春树,迷你泡面是我的威士忌。
今天的会议发现,其实领导也好前辈也好,理论上都应该给我个模版或者告诉我需要哪些数据,包括怎么查表,但是没有,大家都忙也没耐心静下心来看我到底做的是什么,他们只看到我做了不少数据就觉得没问题的,现实就是走了很多弯路,做了很多无用功,自我安慰是必经之路,罢了。回头真得好好记录一下,不然半年后一年后又做不出来,麻烦。
此时在挤地铁,工作特别紧急的不特别紧急的加起来应该有十件事没做完。连续两三晚睡四五个小时,我进入了我个人的疲惫模式:反应变慢,亢奋,话多。
但最爱的人也帮不了、救不了你。
这时候就知道要改变活法了。
圣贤书永远读不完,窗外事一定脱不开。
今日份鸡汤——
"不要羡慕戏里的主角。好的电影,靠的是剧本,好的剧本,抄袭的是人生。电影可以省略,可以快进,但人生需要熬,需要煎。所以,大家才是真正的勇者。"
今天去看了病也看了剧。
说是看病也不太准确,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把各种症状告诉医生,让他们给我约一下对应的检查,于是今天验了血,明天有个彩超,周一有个核磁共振。紧张还是紧张的,血的几个指标出得七七八八了,目前没啥问题。主要紧张在明天和周一的事情上,唉到时候再看吧。今天第一次一个人独立地去看病,挂了三个科,在偌大的医院里来回穿梭,觉得自己像个大人了。
下午就打发打发时间,晚上看了个剧。现在的剧时间都好长啊,动不动三个小时,看得还挺累的。
这辈子没这么焦虑过。
每天都在我一定能过!和我能过吗?的想法里徘徊,我真的好恐慌,我好害怕现在付出的一切都没有用,我害怕我想象的一切都只会离我越来越远,我对未来一切美好的设想都是建立在读研究生之后的,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想到本科后直接工作的样子,我自己都会厌恶。我想挣脱身上的枷锁,求求上天给我这个机会好吗。
没想到期末竟然是最轻松的,考完专业直接躺平。手里除了专业课摸鱼的曲还剩下两首约稿,反正就是不到死线不可能交。
生气的来源是学生的作业为什么还不给我发来,想想我艺考的时候,天天缠着师哥师姐教授老师问问题,巴不得下了课就能把作业给我改出来。破孩子一周一节的课要拖到上课前一晚才给我看,唧唧歪歪一大堆这不会那不懂,真想顺着电话线蹿去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