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士革钢的玫瑰,你削下贝母待斩首的头颅,笑着递与我,用手封存利刃流血的可能。
我爱你红红的唇亮亮的脸,我爱你贴紧脖颈的绒绒发丝,我爱你真挚而望不到边的眼。
我们青春年少,呕泪泣血。我们接吻绕青山,看婺源的雾,沾湿魂魄。
我们欢歌达旦,拨弦鼓瑟;我们在满堂喝彩,听叶芝娓娓,睡意昏沉。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你我弹唱,笑看友人师长玩闹;笑看白云苍狗;笑看沧海桑田。笑着以为在高朋满座里,蝴蝶抵死缠绵。
而利刃是带血的荆棘,我突然渴望起朝生暮死。
于肋骨间隙拆除心脏,置换岩浆的冰凉。
生命的袍不容密密麻麻的缝补,扎进是痛,穿出是苦 。
我到底犯下嫉妒,而你为何拿泄密殉我。
迟来的白鸽开始祭奠
世间苦,我叩首求神仙,只求旧事得解,而情谊无解。
生锈的谜底,大脑持续不断的崩毁,七十二颗檀珠的葬礼。我爬上十字架眺望,自愿负重而苦渡恒河。
我爱着爱着然后弄丢了你,你的心把我锁进地狱。我丢弃所有爱情的遗产 ,只为结晶。
庆幸岁月对你优容,迟来的白鸽穿梭风的叹息,我挚爱过的恋人,我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