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本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似乎一切最终都会归于平淡,你我也会不再如从前。时间确实做到了,日子平淡得像云外的天,但是有你的时日,如白糖一粒粒化在白开水里,时时烂漫。
那个准时下班的幸运的晚上,我买好了你常喝的那家羊肉汤,赶地铁回我们的出租屋。
打开门,小太阳开着放在床边,床头柜旁的垃圾桶里装着两个芝麻糊的袋子,你的杯子里还装着没泡的芝麻糊放在床头柜上的热水壶旁。应该是因为头疼所以连芝麻糊都没法自己泡了。
尽管动作放得很轻,你还是听见了我的动静醒了过来。
“脑袋还很难受吗?”我问你
“不是很难受了,只是动动头还是会痛一下而已”
“叫你那天晚上非要去给我送吃的,还忘了带伞”
“你还说我”
我坐在床边摸了摸你的头,和前晚上比已经退掉很多了。
“我接到面试通过的通知了”
“真的吗,真棒”
我很开心,也许我们能租更大的房子了
我钻上床,侧躺在你旁边,勉强拿被子盖着背,你使劲往里挪了挪,把被子匀给了我。
“等我们攒够钱了,去一个小城市,在那过以后的生活”
“嗯,还要离我们的老家远一点,离那些议论远一点”
“嗯,找个见不到不熟悉又爱多管闲事的亲戚的地方”
“然后我们养只宠物,要买个唱片机,还有投影仪”
“我们养啥”
“我想养猫”
“那就养猫”
“嗯”
......你顿了顿
“那样真好啊”
“肯定会实现的”
我抱着你,平平淡淡的一晚过去了。
与你,已是稀松平常,但微妙的不可或缺感在拥抱的温暖中,扩散着。
如此,便好。
---------------------------------------------------------------------------------------
时间也能冲淡相思吗。小时候,拇指里插进了一根细木枝,没有去管,在不知不觉中便消失了,后来回想起来,拇指上看不见一点痕迹;按一按,也并不会痛;但是那个刺痛的记忆在犹豫后的某个瞬间涌现了出来,像是刻在了肉里,融在了血里。
似乎带走了那些错误的念头,放下了不该喜欢的人,但是这些,那日子里,真的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