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在高考后的事情。
          我突然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来电,我对着屏幕迟疑了片刻想到可能是某个没存电话的朋友,按下了接通键。
          “我换电话了,存一下,明天学校门口见。”一个清冷的男声在电话那头淡淡地响起。
          “你是……卿然?”
          虽然我迟疑了一下,但是卿然的声音还是很有标识度的,毕竟在班上听了三年他上课抢答时冷静的声音。
          “你在搞笑吗赵寒雨,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
          “我不是说出来了吗!”
          “你那个明显是个问句。”
          之后我俩差不多唠嗑了几句,然后我才问出我想问的问题。
           “你找我干嘛,你不和老肖他们去玩吗?”
          “玩是要玩,但是有更重要的事,明天早上十点,那时候你也该起来了吧。”
          “废话。”
          我挂了电话,还是觉得奇怪。卿然这个人,虽然高中三年和我同班,但是交集很少,平时就是打个招呼,聊到喜欢的话题时多说几句,QQ上问问题目互相点个赞之类的,感觉挺普通的,也没好到我和老肖那种见过双方家长的那种程度。
          虽然有个念头,但是没有由头,所以还是忽略了。
          可是真的见面了之后,我是真的被吓到了。
          “我打算谈个恋爱,对象是你,你有空吗?”
卿然,这个考去重点大学的高材生,在把我约出来逛了一天A城之后提着我的大包小包,站在人潮汹涌的十字路口很认真地对我说出了我这辈子也不会去想他会对我说的话。
          “不是……你等等……我说……”我在那支支吾吾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平时粗神经惯了,我真的没搞懂他为什么对我说这句话。
          “回答呢?好,还是不好?麻利点。”
          “啊,这……你这也太突然了……”
          “嗯……对你来说很突然,对我来说是理所应当。”
          他装着思索的样子,给我丢出了这句话,更是弄得我一头雾水。
          “你这样拖下去,等我半截入土了你也不会回复我吧,还好我选的是当面告白。”
          “啊?”
         “我一开始在犹豫是短信,还是电话,还是写信,最后总觉得前面三个被你拖到天荒地老的可能性有点大,还是当面说好了。”
          我的嘴角抽动了几下,他要真的选了前三种,我估计真的会一直拖,毕竟在我的认知里,这样的人是不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的,我估计会当成“他弄错人”来处理。
          我那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弱弱地答了一句“啊,反正我挺闲,就陪你谈个恋爱好了。”之后,就是他那淡得不起眼的笑意,然后穿过几个街区把我送回了家。
          我到家后,我妈还在那笑着和我说。“就开始买东西了,还没这么多,零花钱已经过你咯,你提着也不累。”
          “没事,我男朋友帮我提的。”说话间我自己愣愣地回了房间,我妈反应了三十秒才在外面“啊”了一声,然后开始在那问是谁,说什么一定是高中同学,我在那打哈哈了半天才送走她。
唉,这事情就是离谱,我现在都还是不明白,我是哪里吸引了这个大才子,我长得不好看,性格也有点不行,成绩不上不下,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是忽略了什么细节吗,可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
来个第三者来帮我解个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