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内心五味杂陈的要死,居然没有人告诉我我今天要比赛,还一次性要连着比俩场,比赛的半个小时前,我才匆匆地得知我要比赛了,吞下面包别上号码牌,我就那么潦潦草草地去了比赛现场。400米也就一圈操场多,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着这条路很长很长,起跑枪就吓得我顿了顿,那时我后面的人就那么轻而易举的超了我,而官昕昕竟然和我同一组比赛,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我看着她从我后面跑到我前面,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赶不上她,而我的鞋带也在这时候不合时宜的散了,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尽人意,却又在那个时候,我所喜欢的那个明星唱过的一首歌被播放出来,接下来又似乎是我的加油稿,我的耳旁乱哄哄的,心灵也有些麻木,忽然就不是很想争了,我真的累了。后来我如愿进了倒数的排名里,然后又精疲力尽的走去跳高的比赛场地。一眼望去,运动员依然是小学那几位,这比赛也佛了,没什么希望,跑完四百大腿也有些酸痛了,连第一次的杠都没过就被刷下去了,我颓废而归。
  今天是我的新历生日来着。在她们比赛之前他们做思想动员,我问心无愧,陪跑,我真的做到了,我相信以后的日夜我都能陪伴在我所在意的人身边,涂娴娴真的很棒,她竟然做到了跑完八百米,还感觉今年自己太慢,明年要继续报这个项目,她的真实真的有感动到我,毕竟...她有我羡慕不来的洒脱,青春就是要这样子,别总给自己留下遗憾。跑到终点的时候我没有第1个迎接她,有些可惜,明年应该会是我第1个站在终点线等她吧,另一个运动员黄涵涵太紧张了,一圈以后就有些招架不住,真的蛮不容易的。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怎么可能?!
  “这也是暂时的,班长胡瑜瑜。”班主任上着班会,忽然来了这么一句,我人都傻了,差点叫出来,真的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我干了啥就让我当班长啊...不是就运动会和班主任唠了会嗑嘛....就这么...当了班长?可是我一点经验都没有啊!更难以置信的是,老师还把之前的班长陈年年降职到了副班长,真就...(我的震惊里只涵盖了亿点点幸灾乐祸)有点让我感到离谱,我的真实意愿也就是想当个副班长混混的...咋整?独挑大梁?
  我真的感受到了我责任的重大。咋?班委都有病吗?全阵亡了,我终于知道为啥陈年年被降职后开心到想放礼炮庆祝了,感情就班委根本...不能管?难道就我体质好吗?副班长谢言言真的是大离谱本谱,作为一个体委,那么虚是真的离谱,周一流鼻血,周三发骚又发烧,今天就没病了。先不说管班级,就班委们的神经病就有些难治啊...他们的嗓子,还全都是喊几声就哑的那种。
跟生物比起来,其他科目简直不要太简单,真可怕,初中的老师改卷改的真的也太快了,英语成绩今天就出来了,官昕昕一百三十六分,比段一郑澜澜低两分,她好像对成绩不是很满意,学霸的奋斗心实在有些太强,为什么一定要考第一呢?真怕她过不去这个坎,但是...我又希望她不高兴一点,她情绪明显一点我就能感受到,我可以不计较那么多,反正我能正大光明的偏袒她,也没有人会说我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