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起身窥视暴风雨的我已被扼杀在你的眼眸。
你理应看透我的俗不可耐。
醉生梦死。猎杀心脏。
“我是月亮坠入湖泊褪去的波光粼粼。”
真的很累。不是那么想喜欢下去了。我不够格。我还是想自己搞一搞。我不是那么需要这个人。我只不过是爱这样一个独立且美好的个体,却并不需要这样一个个体。
我爱她。是的。不是喜欢。但我不够资格。
她就是那样一个,人格很丰富充盈,会极端会人道主义会荒谬会温柔会浪漫会血腥会正直也有偏见也会双标的一个,基于她自己内在期望发展的很充分的一个个体。
我们掌握着完全不同的手段,走在解释某一事物的道路上。我们或许都不会怎样。一只蝼蚁就算再怎么挣扎或许也抵不过先天优势。她说像我这样书看的多的人很多,像你这样极端努力的人也很多。
没什么意义。为什么一定要有意义呢。
我都不确定我的人格是否觉醒,还是带着半朦胧的睡眼尚未拨开迷雾。
你怎么说都该活成自己。
但我从心底被她折服。我或许以后再也见不到这样的人了吧。我并不清晰。抱歉。眼前已经被水雾迷糊了。
我一定会通过我自己的手段去把自己变得更好,碰到更好的人。虽然我觉得她已经足够的好了。
我再也不会见到这样的人了吧。
5.13
“她说我过分极端,不是那么想和极端的人相处,却反过来试图把我从深渊中救出去。”
“我觉得你属于那种某种意义上挺积极的,我就很悲观,所以才会采取过分极端的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意义。”
“我哪里积极了”
“一个真正消极的人,不会救别人的。”
“你说的有点道理。但我的温柔是有选择性的。我之前跟你讲过了。”
我不过是她旅途的过客。
希望她有一个属于她风格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