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来时 我就想起当年“山竹”过境
爸爸妈妈在老家 我一个人在市里
天昏地暗 我开着台灯 坐在房间书桌前看书
后来刷到了同事发上朋友圈的视频
有一幢高楼在风中摆动 下意识 我也感觉到楼在摆动
几分钟后 妈妈打电话给我 问我情况
我可能是怕吧 也有点无奈 说出了刚才感受到的情况
结果 爸爸和妈妈不顾台风的危险 开车直奔市内
当他们进门时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是多么愚蠢
今晚入院了 爸爸妈妈送我过来
也是台风天 树影婆娑 风夹雨 沙啦啦拍打车窗
一瞬间 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知道台风
太害怕 蜷缩在被窝里不敢乱动
风似鬼吼般从窗边经过
一夜无眠
妈妈打电话过来问我情况
问我 有没有人在病房陪你
有时候觉得 如实回答有点难受
不如实强装坚强也对不起他们
如实告诉他们 只有我自己一个
我说 自己一个也不怕
妈妈却说 等我在家处理完事情就过去陪你
很多次 因为吊了药水恶心难受
但却也想 不想他们难受担心
像小时候跟他们提要求那样
今天想吃鸡粥 明天想吃饺子
妈妈便嘱咐爸爸 明天买些好的鸡肉
明天包我喜欢的玉米饺子
好想 过年前就结束治疗
新年好好地陪家人看春晚
聊天 抢红包 互相斗嘴
上一次结束治疗时 收到了可可的问候
她问 感觉怎样? 我说还好吧 其实我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痛苦在自己身上 过多的发泄显得脆弱
可可却说 你不用那么坚强
可是 每次梦中哭醒 感觉到眼眶湿润
我才知道 原来自己并不坚强
台风过后 一片宁静的世界
仿佛经历了 也仿佛只是沉默当中的某些隐忍
风声如刀 一刀刀划在心上
后来 天朗气清 你说 没什么呀 我还好
其实 沉默中 有某些隐隐不发的痛 沉进心底
前人说经验这是经历的沉淀
我觉得 这是眼眸的深不见底
而你的善良和心中低低的怒吼 化作了眼中的光
那道光 或许是不经黑暗浸染的鲜艳
或许是历经黑暗的沉着
安静地 渗透了灵魂
我依然爱着这个世界
爱着一些人 爱着我该爱着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