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头后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洗头,抹抹擦擦洗洗就好啦!与之相反悲伤的事情则是,十一月底,天也越来越冷了,在家里稍微快走两步就觉得小脑瓜儿呼呼地冷,帽子还在快递中,只能把我的超长围巾拿来盖着,我的小碎发特坚韧,牢牢地卡着围巾,跟个魔术贴似的。
昨天晚上我妈终于看到了我的光头,于是乎,大怒“你长大了!对!你剃头是你的自由!你长大了!”
我问我爸为什么不看我,他说他不敢看我。
我妈说我和牢里刚出来的人一样,
我“???你什么意思???请问你什么意思???”
作为性情中人(bushi),她经常管不住她的嘴。偶然不小心碰到一次她和我爸说我坏话,没关系,虽然我生气,但是别跑我面前说,我倒也不是太在乎。:)
今天早上去菜场买菜,有点庆幸冷天我可以戴帽子。我不是很介意我的发型,但是也不是很想刷存在感啦。
我18年来到这里,学校于我而言真的是我的第二个家,你说不上来它哪里好,但离开就会想念,给自己许了个可能实现不了的愿望,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一辈子都是一个学生。在筹备拍摄的时间里。我走遍了学校的每个角落,每个角落我都想看看有什么新的变化。路上年轻的同学们匆忙上课的脚步,还有一样平静的湖面,阳光之下,波光粼粼,我坐在长椅上,突然发现,从第一次踏入这里到今天,已经快四年了,片子很简单,没有复杂的东西,如果可以,请把他当作写给学校的一封信,我永远希望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