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的灵魂分离开来,别让其被现实沾染。”
与以前最好的朋友出现了思想上的分歧,她或许更值得和她相似的灵魂。
感谢陪伴,在自己所执着的道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吧。
我也陷入对现实失望的漩涡。或许是因为我认识的人还少,但即使进入了理创班,也并没有看到思想优美的灵魂,却只看到千篇一律的面孔。
不过如此。但每个人的生活准则不尽相同却都值得尊重,我接受世间众生,却不知世间众生是否接受我?
我的思想并不健全。我也没有对他人进行思想的吸引或指引的资格。我甚至都不知道是否有人会因我变得思想复杂脆弱,我无法预测到事物发展走向。
或许只能通过阅读。像我们语文老师所说的,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去解答自己的疑惑。
我的疑惑很多。个体对于事物所采取参考系的不同直接影响到个体对于事物的态度。例如我自众生出发,便是苏格拉底式的道德观,与孔子的仁。例如我自个体出发,便是人本思想与存在主义。 我不把自己归类于任何一个思想派别,于是我混沌了,但我可以思考,找到矛盾点,指出其中普遍准则。正是因为思想会碰撞会互搏会互相伤害得鲜血淋漓,才可能会推动思想的前进。当然,这不正是辩证法与黑格尔的历史之河。思想不过随着时代变迁日新月异,我们看所有事物所得到的所谓真理仍然还是基于我们的参考系得到的片面之词。这一段很不可知论,但或许是因为人类有限,所以要修正,要利用工具,要不断逼近。
一部分人认识世界,一部分人改造世界。
唯有思考唯有理性,不要盲从不要随波逐流。因为儒学极端化,新文化运动应运而生,但反过来又是另一种极端的表现。
说实话,唯有理性,本身也是一种对理性的盲从。我们忽略了非理性因素。
你相信思考与理性可以,至少,推着人一路走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