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常说“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核心意思是指人要学会谦卑,尤其不要在幸福的生活中丧失危机感。但是,婚姻中真的需要危机感吗?其实是需要的!内在意义是为了更好的提升自己。
  马云波是二级警监,市局副职。其实,按他的警衔和经历阅历完全可以担任正职,但是他拒绝了,也没有参加选聘。他是一个以家庭为重的男人,也是于慧口中没有什么优点,就是“注重家庭责任感”的人。是他自己不愿意选聘正职,美其名曰要把位置让给年轻人,我可以去用我的经验去指导他们前进。不得不说,马云波看得清,边界感极强。他一直都在强调未来是他们后浪的天地,要懂得适时退出才是……
  而于慧是正高职称——主任检验师,按理说应该是学科带头人,科室主任级别的,一样是愿意做副主任,但是她承担了临床检验医学的科研与教学任务。她说,教书育人也是她的梦想,因为总能想起妹妹读医学检验时,母女俩一起讨论的情景,还有当初带丹丹入行的点点滴滴……那些都成为了她的动力。更重要的是,于慧认为:当学术水平担任正职都完全没问题情况下。从学科的发展看,把年轻人推上去更好!
  在专业上这么厉害的两个人,你觉得他们之间不存在危机感?大错特错!即使避免的症结就是在婚后尽量参加工作,不要与社会脱节。但是,在于慧休产假期间,她本人出现过危机感,即便马云波对她呵护有加。可能也是于慧对自己的要求也比较高吧,担心三个月或是半年休息后再回到工作岗位时,跟不上节奏,啥也不会了。只不过是在她休产假期间,来了三个新人而已。确实多余,休完产假上班第一天,完全不像生完孩子的状态,干活依旧风风火火,超级麻利。半个月后,就让她开始带新人。就连新人都感叹:知道的是休产假回来的,不知道的以为是慧姐刚进修带着新技术回来。说来也怪,生完嘟嘟三个月,她就去考了检验技师的初级考试,并且一次通过。称得上如此优秀,依旧会有危机感。害怕被爱人或是时代抛弃。只不过是有了自己想要去守护想要去珍惜的东西,所以会很努力!
  然而这种危机感,在于慧去境外手术的半年完全没有。因为那时候的她带走了两本书《临床分子诊断分析前与分析后》和《临床检验标本采集与质量控制》,也养成了每天看书不少于两个小时的习惯,因为那时候,她面临的每一场手术都是有风险的,读书可以让她有思考能力,术后得到良好的预后,不论从短期还是远期来看,受益人都是于慧。术后的预后不仅仅考验医生的医术,更是考验患者本人的依从性。
  可能是性别差异的缘故,马云波没有出现过很严重的危机感。只是努力做好自己每一步该做的工作,然后一点点的黄金去完善自己。没有给自己定什么所谓的那些必须去完成的职业大目标,作为男人,他的确有雄心壮志或是职业野心,但是他也是一个看得清现实的人。是思考周到,有条不紊,有着自己的一套行事风范与原因的人;也是不喜欢被别人随意逾越,不喜欢被人占便宜,更不喜欢遭到别人的暗算,因此他们会表现得并不喜欢暗算别人的人,也就是那种背后的小人,活得坦坦荡荡!
  也从来没有因为于慧带新人或者是身边出现了优秀的男性,而跟她发生争执。毕竟夫妻关系的好坏自己最清楚,不会把关注度过多的放在对方的身上,而去忽略了自己的需求和感受。而且于慧也是有事情都会提前跟他报备,他也清楚于慧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不会因为别人挑唆去质问于慧。
  危机感可以让人清醒的活着,没有危机感当危机来临的时候你就来不及啦。有危机感其实就是远见。不能只看到好的一面,最重要的要看到灾难。这就是所谓的未雨绸缪。有危机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