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常理,这种语焉不详的文章主人公通常会有一个小A、小B或者小X的英文代称,不过考虑到来回切换中英文输入法的麻烦,我们姑且将今天登场的主人公称之为虚酱。
虚酱就是虚酱,至于为什么不叫大酱、豆瓣酱、蒜蓉辣酱,跟我喜欢某个大猪蹄子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有关系,那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虚酱从第一赛季开始征战第五,虽没有像主播那样把游戏当工作,但也有幸在屠榜和人榜上留下过自己的名字,是周围小伙伴眼中“人屠两开花,第五‘双黄蛋’”的传奇存在。
作为玩人类起家的大佬,早在骗刀、扛刀、转点、补位、换挂、大心脏、卡血线、回首掏、怀表这些操作名词尚未衍生出来的时候,虚酱便已自行领悟了种种人类骚操作,时不时带着一脸蒙蔽的小伙伴走向大获全胜的结局。
这个小伙伴就是鱼酱,人如其名,一条彻头彻尾的咸鱼,除了第一赛季被同居人虚酱生拉硬拽拿到勇士,后面几个赛季都安心打到三阶二开始吃低保,顺便在虚酱玩游戏的时候给旁边喊666。
总的来说,鱼酱是一个意识可以,手速不够,偶尔超常发挥,日常震慑斩的第五老玩家(羸弱角色爱好者)。不过大概被虚酱的屠夫毒打太多次了,新赛季鱼酱终于决心不再咸鱼,翻身冲六阶接受新屠夫的毒打。
抱着这一信念,他雄心壮志地开了一个一阶小号,孤身一人带着灵魂角色机械师、盲女冲进排位,打算记录自己一阶到六阶的冲榜历程。
然后……
然后他就自闭了。
“人间不值得”
“再排位我是狗”
“嘤嘤嘤”
“又犯神经了?”虚酱摸着鱼酱的狗头,带着一脸老母亲的慈爱。
“你要是想冲榜我开个小号和你双排啊,我大号勇士排不了你。”
“这跟双排没有关系”鱼酱一脸郁卒,生无可恋地把手机扔虚酱怀里,让他用自己的号打一把。
“跟你用一样的角色吗?”
“不用,你玩除了前锋以外的救人位,没人抢。”
“也行。”虚酱答应一声,拿着鱼酱的二阶小号就上了排位。
排位第一场是过去被称为监管者掉分医院的圣心医院,队友医生、祭祀、机械师。这个地图板区和板区间衔接流畅,死亡点少,适宜转点,中心区医院对羸弱怪极为友好,算是求生者都很喜欢的图。俗话说好的开局等于赢了一半,虽然队友一帮羸弱有点不稳,但还是有机会赢的,虚酱在空军和佣兵间犹豫了下,考虑到队伍组成还是选了空军,反正小图一般不怕跑不过去。
伴随镜像清脆的破裂声,游戏正式开始。
出生地医院大门,一楼没有地下室,祭祀来了跳窗让机子,接着修,发个信号,屠夫小丑,ok,捡到推进器开始拉锯了,大概率往小木屋转。好的,小木屋锤到机械师了,双加速可以往医院那里转,这个段位屠夫一般不带闪现,应该还能撑一会。
嗯?祭祀打远程电话,有点打早了,另一个队友接过去了,位置是医院一楼和医院二楼……
这意思是场上机子只有两台在修?
虚酱看了眼在沙发上葛优躺的鱼酱,对方摆摆手:“基操,勿惊讶。”
回过神来,“铛”一声机械师倒地,再“铛”一声娃娃倒地,屠夫还有一刀二阶,场上机子五台,实际不到一台半,机械师位置小木屋地下室,显然,小木屋那一下并没有让她成功转点。
“暂停破译,我去救人”
给自己手中机子贴了个涂鸦,虚酱一边往小木屋赶一边思考怎么救人,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无伤救下来然后抗一刀,等僵直过去了在打一枪,让机械师转医院,不过屠夫目前为止还没出技能,要是金身就麻烦了。
叹口气,虚酱继续往木屋跑,然后就在这一瞬间,医生受伤,机械师紧跟着获救,象征希望的小蓝圈并没有套在她的身上,于是三秒钟后她就被锤死了。
“可能是害怕我跑不过去好心救一下吧,如果能晚一点卡半就更好了。”虚酱一手抚胸,调整了下对着小木屋窗口的视角,默默安慰自己,没事下一波我救,稳一点还是能打的。
结果没等他缓口气,浑身亮晶晶的祭祀翩然而至,直直跑进了屋子里,依旧是那熟悉的配方,一刀、秒救、机械师被锤死,这一切只发生在短短几秒之间,等她回过神来已经无力回天,太快了,跑下去把人打下来都做不到。
“她为什么不在外面打洞救人?”
“不,她为什么要救人?”
“因为她舍己为人”鱼酱撸着虚酱彻底颓下来的呆毛,敲了敲他的屏幕,提醒到:“祭祀快死了”
虚酱回过神,可不,医生正在医院附近给残血祭祀挡刀呢!不过等会,她俩什么时候凑一块了。
“我看你发呆就拿着你手机补原来那台机了,路过大门的时候医生模祭祀呢,小丑上了钻头,没摸完就开锯子看到人了。”
“所以现在场上刨去我手上过字这台,医院那台,至少还有三台整机,而现在只有我一个队友挂上去就彻底废掉的空军在修机。”
“答对了,但是没有奖励。”
虚酱感到无助,非常无助,他的手在稳准狠地修着机,心却飘到了远处队友朦胧的身影上,别一直给那几个板子绕啊,掩护祭祀去“鸟笼”啊,诶哟!医生死了,还行祭祀跑“鸟笼”了,等会你确定修“鸟笼”那台机,屠夫打洞了,别修了,有问题!
传送、炸机、一刀带走,人间真实。
祭祀上椅,医生带钻,小丑挂完人回来时间不够摸医生,不摸人绕一圈卡半救下祭祀,医生上椅,祭祀转小木屋,讲真那里没板子了,这祭祀莫不是要修机!
“跟着我”
“我需要帮助,快来”
祭祀·机皇·女士充耳不闻
此时小丑拉锯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虚酱神情恍惚地跑进医院修开地窖,救下了医生,医生发了句谢谢你,安心呆在原地自愈,紧接着在熟悉的打击声中,祭祀又一次倒地了。
“你觉得我应该救人吗?”
“人是可以救的,但你要保证小丑上头追你追上两分钟,大心脏后忘记开门战,你队友迅速开门,开完门不浪不磨蹭,而你又恰巧看到了地窖,完美躲开二阶红眼小丑各种操作,如果以上前提成立,相信我你们是可以赢的。”
“你说晚了”
“?”
“我家小医生去救人了,她还翻板加了个速,我追不上,哦她还被震慑了,我修医院机子时没给她卡半,她直接飞天了,祭祀也马上要死了。”
虚酱凝视屏幕,看着角色身上那柄漂亮的小银枪,转过头极为认真地问着鱼酱:“这游戏可以举枪自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