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溃堤,我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浸在旋律里面过了。
前奏灵动的乐音。
我从四岁就开始接触钢琴,被迫的考级、参加比赛,干着越来越内耗的所谓爱好。
实话,选择钢琴的初衷是渴望家里人能坐在旁处聆听我弹那些琴键,体会音乐的悦动和美好。结果却事与愿违--父母每到周末就把我安置在琴房和老师练习,仅透过门上小的可怜的窗户看向我的背影后与我告别。
以及后面兴趣班选择的种种,或许是不幸运罢,未被大人们了解我所需求的那份爱。
在陌生的老师面前稚嫩地弹奏着曲子,周遭静悄无比。
看向落灰的琴,内心苦楚。不是放下了这段羁绊。
而是遗憾终了,却从未想清童年是什么。
声色纯净极,光下曼舞。
长大之后,我的羽翼丰满,可以主动规划自己的未来。
廉价的鸡肉卷、热气氤氲的烤玉米、过分甜腻的爆米花、喷香的泡馄饨。
神圣和高雅此刻的滤镜都黯淡了。
我仅要这人间烟火。
“shine”
像在与自己博弈。
反反复复修订文字,认真弹奏好每一张乐谱,仔细审视画作的线条,调整演唱时的气息,回顾长期累积的知识……
时常反省自己有没有做到走出舒适圈,把人生的路再拓宽一点,注定要活的丰富多彩。
时常又自我焦虑每天的学习生活,遗憾林林总总的往事,追忆流逝的人和事物。
活在当下,姥姥曾看着我的眼睛的谆谆教诲。
活得开心,姥爷那天深沉的话语。
遗憾TBC,生活同样TBC
草草结尾。
It's your golden hour,
You slow down time,
In your golden hour。